簡韋樵

當觀賞一齣餘韻猶存且使我們思之的戲時,就會想透過媒介分享,不管是文字或是聲音。我想透過再度創作傾吐情致,抒發並且記錄自己,也使作品留下的殘骸的標本給未來觀眾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