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的價值與想像力的衝突

新評種:廖修慧

O劇團《叮叮的奇幻冒險:消失的童玩王國》

時間:2018.03.24 14:30
地點:歸仁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廖修慧

 

  《叮叮的奇幻冒險──消失的童玩王國》以主角叮叮平日在學校不與同學交朋友,終日沉迷於手機中的寶可夢(Pokemon)遊戲,在一日睡夢中進入了奇幻冒險的王國,認識了跳棋兵DUIDUI、鐵盒機器人空空兩位好朋友,在其中發現了與朋友們共同遊玩、陪伴的樂趣,爾後好友卻被孤單的紅仔飄皇后將DUIDUI、空空抓走,因此與皇后進行遊戲為了救出的好友們,也體認到交友的樂趣,以及母親忙於工作僅能在空檔為她準備早餐的等等辛勞。

  劇場的固定舞台上兩側各有一長方體空間,長方體面向觀眾上半部為百葉窗,搭配演出進行時人物可拉開關閉。中間則有一階梯連接較深、寬的主場景舞台(演員大部分在此區演出),最後方則為投影背景。演奏樂隊則由台上的兩側長方體空間往中央階梯排坐面對觀眾席、背對主要場景舞台區,擔任開頭或換場氣氛的音樂演奏,並時不時給予演員小道具以輔助劇情;曲目的演奏則改編宮綺駿龍貓、天空之城等卡通音樂為主,伴隨幾首樂隊的原創樂曲。

  劇目的內容主要是叮叮進入了「消失的童玩王國」,而這些童玩亦是這代孩子日常少有接觸的遊戲及玩具,因此童玩王國的角色花了諸多心力帶出了古早的各種童玩遊戲,透過主角叮叮一開始著迷手機電玩而不太與人打交道,企圖點出與朋友遊玩、身體力行的遊戲,更能體會到共同玩樂、朋友陪伴的真諦。

  演出中安排了一些有趣的設計讓兒童觀眾引起興趣,如工作人員在座位走道射出紙飛機、或進行比賽時主角邀請孩子上台一起玩遊戲,又或由最後方觀眾席丟下代表小彈珠、大彈珠的充氣球,請大小觀眾一起傳送至舞台邊工作人員的集球箱,節奏掌握輕快,不致使兒童覺得無聊;唯一疑問是觀劇下來有感較傾向上一代的童年記憶,可說是對更古早玩具的浪漫懷想,較像是滿足大觀眾的童年記憶,另一是否確認了此類遊戲的價值/樂趣似乎值得建立在現代的孩子身上?能察覺劇中傾向利用遊戲的處理希望能帶出此種價值,但因某些遊戲喪失時代特性有些許的突兀。

  另外,在主角叮叮進入奇幻王國,與DUIDUI成為朋友後,突然肚子叫了,DUIDUI打算帶她去吃點心,而一路上投影出現的卻是各個國家的首都,畫面是如剪影的簡易標誌及圖樣,她們驚呼能在這樣的路程飛過不同城市的上空,此處在劇情上引起了對另一世界的奇特想像,但北京、倫敦、紐約、東京等等城市一處接一處的播放則使觀眾對奇幻王國的想像力減弱,也顯得時空設定令人錯亂。再者,投影的美術視覺設計上,有部分過度的簡化與均質,投影圖像在故事中是點出場景地點及空間氛圍的重要背景,某些故事場景的呈現總是樸實,森林便是森林、皇宮亦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撲克牌式樣裝飾的樣貌,優點是快速地給予觀眾熟悉感,不足處則是投影設計在演出過程,無法延續奇幻王國世界給予兒童更豐盛想像力與視覺經驗的驚喜。

  最後,劇目結束在叮叮閱讀DUIDUI的祝福信,此時片段的句子從信中發出聲音,一切關於叮叮在奇幻王國得到的各種叮囑與好友告白,此段的處理聲音重疊過多、一句連一句亦快速;主題應是希望觀眾能與叮叮在奇幻冒險過程中的珍惜、感動和新體會產生共鳴,不僅懷疑孩童在結尾處能否迅速理解及認同?又或者是透過此種手法留下家長與孩子們溝通的空白?

  《叮叮的奇幻冒險——消失的童玩王國》的確適合親子共樂分享欣賞,演員華麗、可愛的造型相當吸引目光,劇中對話,角色大部分直接的回應也適合兒童對故事推進的理解,樂隊演奏也佔重要作用,使孩子進入故事情境,並感受主角叮叮情感或劇情中的轉折;一處叮叮在確認尋找好友們是否被皇后抓走時,演員則拿著手機走向觀眾詢問是否有看到DUIDUI、空空?直接則將小觀眾的臉投向舞台投影,引起台下一大票舉手問我問我的熱潮,樂見自己大頭在投影幕中,而遊戲進行時的互動亦是得到許多觀眾積極回應,可見此劇團已能輕快地掌握故事/遊戲轉換之間的節奏,獲得小朋友的高度參與感。些許美中不足之處,可看出劇中傾向家長式的觀點,將叮囑包裝成充滿情感的關愛,稍閉鎖了兒童在其角色的獨立與自由,期待未來能提高兒童較具自主性的彈性及創意空間,甚至給予成人觀眾於親子教育中的反思契機或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