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古典歌劇不必古典

新評種:何玟珒

莫札特歌劇:《女人皆如此》

時間:2018.9.2 14:30
地點:涴莎藝術館

文/何玟珒

 

  《女人皆如此》是一齣十八世紀的喜歌劇,由莫札特寫曲、達‧彭特編劇而成,講述兩名軍官費蘭多和谷列莫與阿豐索打賭,欲證明自己情人的忠貞,分別易容成阿爾巴尼亞貴族,向自己好友的情人求愛。(註)達‧彭特的劇本貶低女性及女性的情慾,視之為可供操弄的玩笑,十八世紀的劇本放在現在提倡性別平權的當代社會中是不合時宜的。個人亦無法認同文本中的部分情節,例如最終芙迪莉吉和朵拉貝拉發現情人們的偽裝時,為自己的變心感到羞愧,請求兩位男主角原諒她們,但若最初兩位男主角不發起這場試驗,又何來種種苦痛與掙扎?在我眼裡,費蘭多和谷列莫不應該僅是施恩的原諒者,亦要對自身的行徑有所反省吧?《女人皆如此》的原著文本難以引起筆者的共鳴,在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演出當中,常有「坐不住」的感覺,個人之所以留下看完整場演出的理由有二:一是具未來科技感的服裝與舞台設計;二是演出者深厚的歌唱技巧。

  原歌劇的時空是定調在十八世紀的拿波里,西方劇場的《女人皆如此》歌劇演出多以還原十八世紀的服裝和布景為主,但在涴莎版的《女人皆如此》卻是以太空艙為背景,演員的服飾色彩鮮明、妝容搞怪(眼皮貼水鑽、藍色眼影、框起整個眼窩的眼線……)劇中的兩位配角——阿豐索和德斯皮娜更是分別頂著白色與藍綠色假髮出場,給觀眾的視覺帶來滿滿的衝擊感。如此裝束搭配上演員們誇張的表情與肢體動作,一時之間竟有種在看兒童劇的感覺。筆者認為此設計是一種留住觀眾的手段,與戲劇文本之間並無直接關係,之所以要留住觀眾,一是因為歌劇本身有一定的觀賞門檻(語言和音樂),二來則是因為原劇的劇本實在是太歧視女性了。

  現場演出時所有演員都沒有戴麥克風,均以肉聲演唱,唱好唱滿三個半小時。每一幕宣敘調與詠嘆調無停頓地連續出現,劇中好幾首詠嘆調都表現得很好,揉合角色的情緒和演員的唱功,透過音符將各個角色的心境轉折傳達給觀眾,引起掌聲無數。重唱部分搭配交響樂團做出輕重緩急,入耳如一場音樂盛宴,芙迪莉吉的自持與掙扎、朵拉貝拉的天真和善變、德斯皮娜的機敏及現實……每個角色的特質藉音符與歌聲而活靈活現,令人難忘。

  整體而言,個人覺得涴莎版的《女人皆如此》是在有限的條件下試圖創作無限可能的製作:場地略顯窄小,便垂直利用一樓與二樓的空間;翻演古典文本,為吸引觀眾便融入另類的舞台和服裝設計;歌劇唱詞及劇情走向已然固定,便透過導演手法在文本空間注入新的詮釋(涴莎版的結尾是谷列莫和朵拉貝拉相擁,而費蘭多與芙迪莉吉則是伸出手遙遙相望——原本的戀人仍保持初心嗎?還是已經移情別戀了呢?)。

  評論至此便衍伸出另一個值得討論之處,不論中西自許久以前就有翻演經典劇本的傳統,有些恪守傳統,有些力圖革新。然而,革新者除了處理外在視覺上的改變以外,其對內部文本也應重新審視,找出舊劇本何處可與當代社會對話。個人覺得涴莎版的《女人皆如此》似是僅處理了前者,而忽略了後者,這非常可惜。

 

(註)原本費蘭多與朵拉貝拉是情侶、谷列莫與芙迪莉吉是一對,芙迪莉吉和朵拉貝拉是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