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情調的買賣?

新評種:廖修慧

鐵支路邊創作體《幸福夢想販賣店》

時間:2018.06.01 21:00
地點:十八卯茶屋

文/廖修慧

 

  走進一個營業的茶屋,入門前店員給了一杯茶,尋找適合的位子坐下,前方一張較大的桌子,有著茶屋的主人馬哥以及兩位客人馬克和天真正話著家常,已經忘掉他們聊了什麼話題,開了什麼樣的小玩笑。漸漸地,進入關於幸福、夢想對每個人來說是什麼的疑問。

  馬哥的夢想便是這個充滿溫度的茶屋,讓各式各樣的客人可以在此處感受,馬克、天真分別在馬哥的追問下,講出自己的煩惱,馬克因為生病去世的過去女友,一直無法面對新的感情關係,天真則因為知道自己懷孕,猶豫不以擔心擱置想當服裝設計師的夢想;帶出兩人的憂擾後,店主馬哥便成為試圖推進內心疑問的重要角色,亦同時扮演著為兩人化解煩惱,或使接受過去、面對現在而心胸開闊的催化劑,可見店主充滿包容的感染力,應是此劇欲傳達給觀眾的。

  入場便發現茶屋的桌上放了紙與彩色筆,在演出中段邀請了兩位常客與觀眾畫畫,一隻鳥、一個鳥籠、一個人,演員馬哥解釋了鳥代表幸福,人表示自己,人若離鳥很近便是離幸福很近,反之,人與鳥籠較近或鳥被關在籠子,則離幸福較遠或有阻礙。全劇瀰漫著正面、溫馨、俏皮的氛圍,不禁讓筆者沒來由覺得自己非常的格格不入。

  對於劇中如浮萍般的討論幸福、夢想的疑問,著實感到一種弔詭的不適,會形容如浮萍在於,此劇以「幸福、夢想」為主題的討論,並不具有某種現實脈絡及社會根基,或者說現實的脈絡於劇中只來自馬克、天真兩人的個人問題,在故事敘事上,表達了個人的煩惱處境與透漏,也許因為時間僅55分鐘左右,這些吐露總可以被店主馬哥化解,或轉淡而走向正面的思考,因此整劇散發一股暖和的調性。

  在演出形式上,劇中盡可能的將平淡的日常對話變的俏皮,人生經驗最多的店主馬哥,亦有包容情緒、溫暖的口吻,就劇名「幸福夢想販賣店」而言則像是切題。的確,在觀看的當下肯定能感受得到,角色馬哥那股身為店主想要撫慰常客及觀眾的寬大和煦態度,但這種切題的「販賣」,則使筆者在觀劇後覺得既不真實,又感些許擔憂;劇中一昧追問著無寫實脈絡的「幸福到底是什麼?」,馬克、天真的問題總是被馬哥的感染力變得輕盈,而能走向兩人看開、往前進的狀態,另一方面也似乎顯現了,對於此種「正面」氛圍,兩位角色的單方面接收現象,使「幸福、夢想」在劇中僅成為個人索引的詮釋,此後卻難以開展兩人困境與馬哥開導的情境矛盾,順著店主的引導讓接受的兩人顯得迅速,暫時拋諸腦後被包覆於溫和。

  整體像吹出一種積極、善良、堅持、正面的粉紅泡泡,的確如一種販賣給需要療癒的觀者,卻又難以得知觀眾是否感受到?又或者感受到後,於自獨立生命的現實又或是片刻的調節良藥?「幸福、夢想」的販賣不也是當今媒體、資本主義社會中曇花一現的泡沫嗎?每一個體在各自的消費中找尋的幸福、夢想,一樣接著一樣,這種自動化的售收狀態,使筆者在劇中有著類似的感知,帶有一種溫馨情調的販賣,販賣著「幸福、夢想」的提問及美好的化解。有感此演出,對幸福與夢想的想像,並未處理個人解讀的詮釋差異,較注重茶店、包括店主能給予的溫暖平衡。原初的主題「幸福、夢想」,倆角色過程中所需的慰藉,需透過馬哥推進情境以找到出口,以避免溫馨的情調被阻礙,似乎為了販賣化約個人而虛無的複製,讓作品的「美好」著力點有些飄搖,也使我感到一種接收牴觸的弔詭心情,或許馬哥的化解是溫暖,即便是幸福、夢想販賣店這樣的主題,到底該如何更深的推進,則是此劇也許可以不僅止於此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