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時間的對稱性破缺

新評種:黃資婷

台南人劇團《Re/turn》

時間:2018.03.18 14: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黃資婷

 

  「如果我們能像折疊一張紙一樣折疊時間」,Svetlana Boym曾經提出這段抒情假設,試圖透過藝術創作讓時間去重合與相逢,來更改對事物的既有認知。《Re/turn》也基於對時間的發問,如果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我們,帶著記憶走向過去導致我們形同陌路的現場,該怎麼揀擇?劇情簡介中寫道以「生命中的缺憾,會引領你到達你該去的地方」發想,筆者認為,《Re/turn》在敘事上創造了兩種時間的對稱性破缺[1]:面向過去與未來。由時間引爆一連串的蝴蝶效應之後,故事才得以開展。

  全劇的序章〈西藏古董店〉,讓神秘門把帶領白襄蘭回到她此生的關鍵時刻,並且修復母女關係,然後,劇情從白襄蘭的女兒白若唯往外拓散,包括她的未婚夫湯境澤,初戀男友Charles(蒲琮文),與各自現階段的伴侶及朋友,交織出本劇核心的人際網絡——他們都在青春期的某個環節失誤,與生命中重要的人錯身——如果可以以現在的樣貌,自時光缺口捫隙發罅,是否就能償清情感的負累?

  對稱性破缺原係指物理學中破壞系統平衡的微小震盪,筆者將此概念挪用至時間來討論,時間的對稱性破缺之所以會發生,源自劇中的重要物證「神秘門把」,它帶領角色穿越時空,無論是面向未來或回到過去,都是為了找到特定的一人打開心結——Charles與白襄蘭找了白若唯,雷奕梵找了湯境澤——然而,微小震盪卻產生牽一髮動全身的影響,主角們的命運就此岔出。面向未來的對稱性破缺總共發生兩次:一,在第一場戲〈神秘的門把〉,導演便安排Charles誤闖未來生活的截面。他與簡嫚菁決定好要一起生活以後,Charles打開通往未來的門把,看見懷孕的初戀女友若唯,在共同經營的咖啡店裏忙進忙出。他回過神來才意識到相守的情人從簡嫚菁換成了白若唯,這當中究竟經歷了什麼?第二次,是第五場戲〈那些我們沒有談過的事〉中,白襄蘭拿到穿越時間的門把,來到六年以後的未來,見證自己死亡後若唯的掙扎,歸還了她從若唯那沒收的愛情信物——Charles在若唯離開倫敦後,每週便寫一封信給若唯,整整持續一年——,並私下替若唯以股東身分投資Charles的咖啡店,要若唯在與湯境澤結婚之前,飛往倫敦確認自己的心意。

  面向過去的對稱性破缺,出現在白若唯出發到倫敦尋找Charles時,雷奕梵為了自己的愧疚之情,還有湯境澤與毒販在旅館被抓一事,恐陷入性向曝光與吸毒等負面新聞而找上白若唯。在若唯家中遇到穿越時空的白襄蘭。雷奕梵在白襄蘭的幫助下,透過神秘門把回到過去,補償自己對湯境澤做出「能不能不要喜歡男生」的錯事。成年後的她,找到還是高中生的湯境澤,告訴他「你不需要變成人家所期待的樣子」。

  羅曼史都會有它真正的主角。這兩種時間的對稱性破缺,皆圍繞著能否成全白若唯與Charles的愛情故事。若如神秘門把安排,Charles離開簡,之後會發生什麼?若唯懷孕以後,逐漸被柴米油鹽醬醋茶等小事綁住,不再是當年18歲因迷戀舞蹈而閃閃發光的女孩,她還會是Charles永遠的初戀嗎?導演留下懸念,回應劇本所說的「缺憾」,那些被折疊的時間彼此沾黏而斑駁,如同白若唯回憶起留學時與Charles的相會,被擱置了那麼長時間的愛情,幾乎完全認不清楚原來的樣貌,櫻桃蛋糕才會甜到讓人熱淚盈眶,通過記憶竄改捏造,穿過不等同於真實的曖昧地帶,才可能是最好的時光,足以讓母親拿出一疊信紙之後,就有充足理由背棄原先篤定是可以相守一生的湯境澤。

  又或者,回到最根本的問題,以兩種對稱性破缺所引發的時間震盪之起點,真如同導演命題,是由生命中的缺憾引領,才來到事件現場嗎?正因為預設了超越線性時間的存在,神秘門把開啟讓缺憾具體化的可能,無論是回到過去或偷渡到未來,當下的主體在不同時空中驗證了心中的缺憾都是咎由自取且不斷召喚,它才成為「缺憾」。

  2018年的今日,仍可見《Re/turn》裏將同志角色刻板化與類型化,如Wasir在時尚產業工作、說話時尾音拔高等特質,幾乎是《穿著Prada的惡魔》中《伸展台》藝術總監Nigel的翻版,默示著男同志愛打扮與語調的女性化;以及在賓館裡被慾望沖昏頭而向湯境澤求歡的內褲男毒販,把湯的「能否抱抱我」誤解成發生肉體關係的暗語。如果在以白若唯為主的敘事軸線中,連簡嫚菁都能找到專屬自己的章節,那為若唯提供跨年倒數的十秒內腦海中浮現的那張臉即是生命摯愛的關鍵好友Wasir,與他的情人Peter,後來怎麼了?為何沒有「他們」版本的Re/turn?於正劇中,湯境澤的出櫃/軌,似乎是要賦予白若唯「舊愛還是最美」的合法性,所幸在〈Déjà vu〉版本的結局,雷奕梵的償還發揮作用,湯不再執著要服膺規範與女子相戀,隨著自己的初心戀愛,也就沒有與白若唯結婚的橋段,湯境澤、簡嫚菁、雷奕梵三人彷如回到高中時期沒有嫌隙的會面,白若唯便不會與湯境澤戀愛,簡嫚菁就不一定會在失婚後與蒲從文相遇。

  2011年的「誠品春季舞台」的首演至今,《Re/turn》以多種結局保持了詮釋的彈性且製造話題。它搔到人人心中的癢處,張愛玲遺留下來「紅玫瑰」與「白玫瑰」抉擇。當然台南人劇團的野心不僅止步於此,切合情境的曲目,行雲流水的換場,從容調度非線性敘事時間,試圖討論的議題從情緒勒索中的母女情結,難以訴說的性別認同,再到開放式結局給觀眾驚喜,筆者認為與其說是多版本結局,不如說是彩蛋,故事大局早在正劇中定下,多版本只是行銷手法,讓觀眾霧裏看花的反面刃,敘事立場依舊不超出過去記憶輕易打敗當下陪在身邊的戀人之主軸,差異不大的狀況下顯得虎頭蛇尾。處理白氏母女關係亦然,若唯從母姓,認為父親委屈,瞧不起母親與趙叔的婚外情,卻在母親穿越到她死亡後的時間,接受她的說辭,聽從建議飛往倫敦,就此和解?太多的疑問在《Re/turn》絢爛奪目的換場中轉瞬即逝,只能從戲外人生尋求答案。

 

[1] 「對稱性破缺(symmetry breaking)係指物理學裏,在具有某種對稱性的物理系統之臨界點附近發生的微小振盪,通過選擇所有可能分岔中的一個分岔,打破了這物理系統的對稱性,並且決定了這物理系統的命運。例如當水溫降至接近冰點時,水中各處看起來皆相同,因此水系統具有空間上的對稱性,此時若某處的溫度振盪至低於冰點,便破壞了對稱性,且決定了所凝固之冰的結構。」《維基百科》網址: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B9%E7%A7%B0%E6%80%A7%E7%A0%B4%E7%BC%BA(檢索日期:2018/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