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傾聽打破瘖啞

新評種:黃資婷

畫人劇場《銀幕之人》

時間:2018.07.08 14: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黃資婷

 

  《銀幕之人》為西班牙劇團Teatre de l'Home Dibuixa之作,2018年受邀至台灣《臺北兒童藝術節》與台南《夏至藝術節》演出。導演兼操偶師Toni Rumbau一人分飾兩角(Screen Man、Pomodoro),帶來三十五分鐘的拙樸且溫馨小品。全劇對白不多,以兒童為主要受眾,人偶、肢體語言及光影投射為主要形式手法,故事梗概為男主角Screen Man(Toni Rumbau飾)歷經一場風雨之後,偶遇曾經有著與自己相同夢想——成為能為大家帶來歡笑的小丑——的小男孩Pomodoro(人偶,譯為小番茄),但小男孩卻失去了聲音,鎮日鬱鬱寡歡。

  於表演形式,多媒體投影與Screen Man行走動線搭配得宜,「銀幕」意象反覆出現,衍伸出在框架內外,介於之中的人們該如何接受且擔負之命題。先是一場大風將米黃色框架吹入投影幕,Screen Man隨手變出一塊白色方巾開出花朵承載太陽,或是一身白衣讓從天而降的Pomodoro映照在Screen Man肚腩,乃至銀幕本身的黑色邊框,舞台與觀眾間的距離產生之無形框架等等。魔術般戲法層層堆疊,銀幕之外永遠有著其他銀幕,那涉入其中的我們該如何自處?當Pomodoro從投影轉為人偶之姿,走出Screen Man肚腹來到銀幕之外,並對Screen Man傾訴自己的夢想;Screen Man則分享先前經驗,在景框內的記事紙上繪製帳篷後,Pomodoro步之後塵依樣畫葫,嘗試於不規則的瓦愣紙中,描畫歪斜但獨創的帳篷。兩人互為彼此的幫手,銀幕裏由彩色鉛筆搭建出來的Circus Pomodoro躍出銀幕之外,木箱作為舞台,兩面白色旗幟是觀眾席,他們興高采烈演出後圓滿謝幕。

  以人偶互動過程,讓整場戲劇圍繞著療癒與接受之意旨,據此鞶鑑:「我們是否能成為承接孩童夢想的大人?」Toni Rumbau摘下帽子接住「Screen Man」字母不讓其落地;雨傘保護Screen Man不被淋濕;當Pomodoro穿著白色吊嘎與短褲從天空墜落,Screen Man悉心陪伴才得知他無法說話之因,是夢想飽受同伴與父母的戲謔及奚落,他褪去自己喜歡的紅色小丑裝,怯於表達而逐漸失聲。情節上的循序鋪陳,可解讀為戲裏Screen Man對自己過往的回顧。Pomodoro與Screen Man身著相同的白衣,暗指Pomodoro即為Screen Man的童年。簡單寓意搭配鮮活的表現手法,認同與陪伴讓夢想的青澀雛形落實於現世生活,便是此劇在這段療癒旅程中,帶給筆者的餘韻。我們或許都不是了不起的大人,也曾被諸種框架束縛留下許多瘢痕,但傾聽可以打破瘖啞,若那些傷口癒合所留下的纖維組織,能成為日後踏上相同路徑之孩童們的保護網,減緩他們落地時承受之衝擊,便已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