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評種

黑盒子裏的死亡田園詩

新評種:黃資婷
種子舞團《赤角休耕計畫》

當舞者在鐵櫃裏掙扎的剎那,我們都知道她們所對照的獸群,在現實時空裏正一點一滴放血,為維持肉質鮮美去除腥味,直到再也沒有力氣掙扎,成為一動也不動的靜物。然而此種連結,得靠觀者想像力補足。或許是掙扎於溫情與死亡兩種迥然不同的命題,《赤角休耕計畫》採取中庸手法,既不夠冷靜亦不夠張狂之調性,著實削減了可能帶來的震撼感。


評論人

半途裡的怒吼與鳴唱:在臺南劇場拼湊一張未完成的世代圖像

評論人:吳岳霖
2018臺南表演藝術生態年度觀察

因為走得緩慢,臺南在地劇場的發展與呈現往往都像是走到半途,可能只呈現單一面向,可能尚未完成、成熟;同樣地,這些年輕創作者的生命經驗,無論是劇場創作、或是生活體驗,不也正在半途嗎?


評論人

偽裝成「望南藝評」年度觀察的管窺與點評

評論人:于善祿

近年隨著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屏東演藝廳、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台江文化中心等表演場館,紛紛落成啟用,表演節目越來越多,大學院校相關劇場表演科系也有好幾所,但處於最核心的主創人才(編劇、導演、表演)似乎還是有待加強培訓,並營造更健全的劇場環境,讓人才願意留下來,以增進在地劇場創作的質量(而且是質重於量)。


新評種

當「愛」力有未逮

新評種:黃資婷
表演工作坊《外公的咖啡時光》

故事安排大抵仍不出觀眾「想像中的失智症患者」會有的行徑,側重在照護之辛勞,剝奪失智者有內在對話的發語權。裏頭仍有片段將安養院刻板化,呈現大眾難以將照護失智長者的責任交給專業,寧願在家等待政府審核通過聘請外佣,認為孝順便是要把父母留在身邊看護,當力有未逮之際,對照護責任產生倦怠與心結,對長照議題點到為止,難有空間讓觀眾省思。


評論人

一二三,三二一,一起湊個熱鬧又何妨

評論人:吳岳霖
2018 321小戲節「技術犯規」

除空間移動間的連結度有些不足外,更凸顯了這些作品的犯規行為與突破處並不多,反而是乖乖地在空間內演出。小戲本身並無更多的發展與創發,更像是被囚禁於空間內──也就是說,作品本身過度安全,實驗性也不高,僅是穩穩的放進空間內部。


新評種

自我療傷的獄外囚徒

新評種:何玟珒
頑石劇團《瀰漫的雲》

在民宿中的六個人皆是獄外囚徒,他們的身體雖然不在監獄裡,可是心卻深陷囹圄。在轉場時每一個角色都有一場獨腳戲,使他們受到傷害的人都沒有出現在舞台上,不在場的加害人,角色獨自與自己的遺憾和創傷搏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