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評種

如何等待?

新評種:廖修慧
當代傳奇劇場《等待果陀》

無論哭哭、啼啼是在浪費或使用時間去等待,兩人的對話和演出被注入的表演美學,有了一種融合的矛盾,讓筆者感受到一種對「果陀」具體而未知又虛空的積極表現;這是不同於等待果陀由舞台劇演出能顯現的一種美學差異。


新評種

離開月球之後

新評種:楊珺涵
河床劇團《當我踏上月球》

劇中呈現出的人生是種困境,而疏離的處理手法和詭異的空間,則使《當我踏上月球》如同一則警世訊息,當觀眾離開劇中的月球,回到現實中的地球,反覆迴盪於心的,或許會是黑衣女子在表演中重複的那句提問——「你想成為什麼呢?」


新評種

真正的瘋狂,是在伸展台下凝視我的你

新評種:李嘉瑾
全民大劇團《瘋狂伸展台》

感受了許多繽紛絢爛的畫面、偶像劇式的角色設定與劇情後,留下的不是對於人更多的認知與體悟,只是一片空虛,容易被遺忘的情緒耗盡了,空白狀態的孤獨又會再次渴望商業劇刺激出的情緒,最後逃不出來,陷入渴求這樣形式的迴旋中,一旦進入此般凝視中就很難拔出的瘋狂。


新評種

「林千鶴」主題館,歡迎光臨!

新評種:李嘉瑾
秀琴歌劇團《府城的飯桌仔》

劇末出現一張張黑白照片被投射在舞台兩側牆上,按照全劇的敘事脈絡,似乎是在呈現「林千鶴」孩童的她、少女的她、成熟的她…… 當下讓筆者完完全全相信:此人真真實實存在於過去的府城,活著。


新評種

幸福夢想無法販賣

新評種:葉律均
鐵支路邊創作體《幸福夢想販賣店》

此劇讓觀眾產生的共鳴雖然不大,但仍有產生效用的地方:劇場的環境與氛圍,加以演員們平實的演出表現,彌補了角色、故事設定本身的問題。只是,幸福與夢想畢竟無法被販賣,這齣戲劇小品之作,帶給觀眾的,僅是溫馨、溫暖的小確幸了。


新評種

剖析來自匈牙利的樂音

新評種:沈倩依
匈牙利鋼琴王子亞當•佐治鋼琴獨奏會

對演奏家而言,在忠實呈現作曲家初衷與表達自我想法之間的拿捏,一直是個挑戰。筆者認為亞當.佐治完整地呈現了他與作曲家的意念,因為在音樂中,筆者能夠聽見作曲家的巧思,同時也聽見他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