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人

「臺南藝術節」2018的三種空間風景

評論人:陳國慧
風乎舞雩跨領域創作聚團《手作家香菜》、雞屎藤舞蹈劇場《少女黃鳳姿》、劇場空間《 三張明信片的三種風景 》

這年在「臺南藝術節」觀賞的三個作品,分別都是在並不太「傳統」的舞台空間內進行,三者在空間運用上皆有獨特之處,三位導演或編舞也利用了不同空間的獨特性嘗試處理表演,作品的主題透過空間或有更大的發揮,也可能限制了想像。


新評種

當古典歌劇不必古典

新評種:何玟珒
莫札特歌劇:《女人皆如此》

不論中西自許久以前就有翻演經典劇本的傳統,有些恪守傳統,有些力圖革新。然而,革新者除了處理外在視覺上的改變以外,其對內部文本也應重新審視,找出舊劇本何處可與當代社會對話。


評論人

初夏臺南藝術節之驚鴻一瞥

評論人:陳惠湄
河床劇團《當我踏上月球》、卡到音即興樂團《食驗即興的味道》、秀琴歌劇團《府城的飯桌仔》

美食確實是臺南的特色,以美食作為號召來吸引觀眾入場欣賞藝文是個動人的目標,但是並非所有節目的性質都適合結合美食。戶外非典型的展演場所是值得開拓的領域,但也許可考慮更適合在這些場所展演的節目與時間帶,讓演出效果更好,觀眾也更能融入。


新評種

批判不足野心有餘

新評種:黃資婷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X長榮交響樂團《失落的幻影》

無論自舞者的身體,或者古典樂曲編排,觀者難以得知此劇「反思由人類引發之災難」立基處為何,更遑論辯證。芭雷舞者的身體將「受苦」美學化,「災難」失去自身可怖的力量,反而藉由人體極限將之推往崇高美感,令觀者產生理解的斷裂,隨之而來的諸多詰問,究竟該劇是對人進行批判式的反省,還是歌頌人類能在遭遇災難之際將之轉化為美學?


評論人

美麗的末日回望

評論人:任駿之
河床劇團《當我踏上月球》

當然,我們可以說末日是神秘的,我們都不知道它長什麼樣。那我們就等著瞧吧,看末日是否真的美麗。末日之後,會不會有一個誰出現,給我們的肉體放入一個新的靈魂、新的身分?


新評種

2018望南藝評年度總評

新評種:何玟珒
2018望南藝評年度總評

一、今年台南的藝文表演多是搭配著「藝術節」進行的,但個人並沒有感受到參與藝術節和觀看單一個節目有甚麼差別。 二、台南有許多古蹟,而台南文化局也鼓勵演藝團隊在古蹟場域進行演出,一方面要活化古蹟使用、發展藝文用途吸引人潮,但另外一方面高喊著要維護古蹟,個人覺得這點還有待慢慢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