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人

知更鳥何辜?狂人何在?

評論人:吳岳霖
開心作戲計畫《狂人》

看似複雜的設定裡卻又流於單一概念,仍回歸到我們對「正常/普通人」與「異類/精神病患」的既定印象。在建構與觀看過程中,到底是對「異類/精神病患」或這社會背後運行的「正常邏輯」有更多理解,還是將其視為一種創作的工具呢?結局能離開或掌控全局的仍舊是正常人,所代表的又是什麼?我們真的思考了背後的機制了嗎?其主旨越到最後反而越模糊不清。


新評種

2018望南藝評年度總評

新評種:莊淑婉
2018望南藝評年度總評

台南的藝文生態有種生機勃勃的感覺,可能也與台南的展演空間多元有關,可以在不同的古蹟和場所演出,似乎處處都有演出發生的可能。台南的藝文讓我有種興奮感,不知是否跟觀光客心態有關,對於觀光地的事物都會感到很新奇,進而產生興奮之情;抑或台南現在的藝文發展像是處在青春期,成長總是讓人雀躍!?


評論人

力與意的虛與實──《白色說書人》的實力

評論人:孫春美
同黨劇團 《白色說書人》

光影在這齣戲裡的處理,是「籠罩」的氛圍,不是精細的,反而有一種質樸的粗糙,跟戲的質感很契合,甚至有加分的功能。黑衣人(操偶師)摒棄傳統布袋戲操偶師的隨意裝扮,採相似於日本文樂或淨琉璃的裝扮,純粹是一種選擇,抑或一種潛移默化,不可切割的殖民心靈,特有其玩味兒。


新評種

如何犯規,怎樣劇場?

新評種:黃資婷
321小戲節「技術犯規」:《. . . ._ _ _ . _ . . _ _ . . . .》、《物件mi̍h-kiānn》、《不行!明天我要出去玩》、《牆頭鐵馬》

表演藝術處理歷史議題,能否從史料中解放,走出不止步於懷舊的道路,是散場後一直縈繞在筆者內心的提問。劇場有辦法給出答覆嗎?有待321園區整建完畢後,揭曉謎底。


評論人

確保出戲的《決不入戲》

評論人:吳岳霖

《決不入戲》的劇本結構雖有些凌亂,甚至因刻意置入而使邏輯斷裂,但仍屬平穩;且運用常見的戲劇手法與情節發展,如戲中戲、衝突到和解、三一律(時間、地點與動作的一致),來符合我們對「懷舊」、「親情」的想像。因此,未有太多出奇,卻確保了觀眾情感涉入的可能──也就是以劇情的「決不入戲」誘導觀眾「絕對入戲」。


新評種

再度歸來的告密者

新評種:何玟珒
啤酒配鹽酥雞劇團《告密者》

那句「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威權口號,不禁讓筆者聯想到台灣政治史上的戒嚴時期。此戲的再演,像是歷史經驗的重召,劇中人壓抑地、驚惶地活著,告密者如鬼魅般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