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演出之外――脈絡化的評論書寫」摘要記錄

日期:2018/3/25

地點:臺南市文化中心國際廳B1演講廳

演講人:林偉瑜 (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副教授

記錄人:許雅茹

 

[本文為摘要紀錄稿,非演講全文]

  當我們觀賞一個劇場作品時,應該用什麼欣賞策略與它對話,才能看到它最有趣和有價值的部分?而我們又是如何獲得一個戲劇作品所產生的意義,和如何評斷它的?以劇評者先備的藝術知識和戲劇演出當下的直觀感受來書寫劇評,是一般相當常見的書寫方式。然而,當戲劇作品所涉及的不只是作品自身,而與更大的脈絡有密切關係,比如它可能是:作為一連串行動的一部分、或是某種歷史社會脈絡或意識形態的產物、或者涉及特殊的觀眾族群、抑或是同一作品但卻置於不同的時空脈絡之下等等,那麼我們又該如何去理解、並進而去書寫它?

  脈絡化的評論書寫意味著,評論者無法僅僅聚焦在作品之內的分析,也需要從作品之外獲得更多的脈絡知識(此脈絡知識是有變動性的),以挖掘、了解並呈現出作品的特質、意涵與價值。

 

一、前    

  這個講題是當初美英老師來找我聊到今年台南藝術節的評論計畫時,在聊天我提到台南藝術節中的評論所想要培養和引導的評論方向是否應該關注到台南、或者說南部的地方戲劇發展特色,因為藝術評論是跟著作品走的,我注意到對戲劇藝術形式和作品內的強調與關注可說是北部戲劇評論的主流(我這個說法有以偏概全的疑慮),這大概跟這二十年來台北劇場朝向專業化和職業化發展有關。而台北以外地區的戲劇發展,也因為地域和文化的關係,許多的戲劇活動和團體並不全以「展演為目的」的藝術形式作為發展。它們的功能、藝術和文化價值也不同,因此如果戲劇評論均以聚焦於作品內的形式與內容作為戲劇評論和評價的核心,便不容易看到這些戲劇類型作品的價值。

 

「牛頭不對馬嘴」之我為什麼看不懂它在表達什麼

  各位看到這些PPT上的視覺藝術和戲劇藝術的照片,可發現並不是我們熟悉的文化脈絡中藝術品和表演。面對這些,我們該如何欣賞和解讀它們?

  英國社會人類學家埃德蒙·利奇Edmund Leach(埃德蒙·利奇Edmund Leach,1910-89)在他的一篇名為“Aesthetics”的文章中,談到歐洲的藝評家在分析一件藝術作品時,不外乎考慮三個要素:「1.完成作品的技巧;2.形式與整體設計的素質;3.表達的形而上內涵。」Leach指出當歐洲藝評家在面對原始藝術時,這些原始藝術的表現讓他們墮入五里雲霧,於是有人指出原始藝術是直覺、非理性的和無意識地傳達沒有條理的訊息;有的大為讚賞,認為其創作源自本能,具原創性;有的嘗試詮釋這些原始藝術,Leach舉例道,一位英國藝評家看完一件非洲雕刻後評論:「這件作品背後蘊藏的精神不外是,一隻困獸企圖用巫術方法逃脫。」(Leach 1978:51)

  針對這些反應,Leach認為這些歐洲藝評家把「原始藝術家」理想化成「為藝術而藝術」的實踐者,這是由於他們對原始藝術的宗教和神話背景毫無知悉,只好把焦點放在「形式」層面,而產生的誤解。但實際上這些原始藝術跟歐洲藝術一樣的理性和敏銳,它們絕大多數是具象而非抽象的,並且很明確是為某些對象所創作,同時這些創作者和其觀眾享有共同的宗教、神話傳統與儀式活動。這一點與歐洲藝術的生產脈絡上是類似的。傳統上,歐洲藝術的生產脈絡跟古希臘神話以及基督教有密切關係,在歐洲藝術的市場上主要有兩類:

教堂(神聖的):15世紀中期時的義大利,教廷是藝術品唯一的收購者,藝術家在創作內容尚須符合教廷需求,即要求作品表達宇宙的真理。

私人收藏家(世俗的):起於文藝復興時期貴族,他們收購、贊助藝術家是為了凸顯自己的身分。

歐洲藝術品的收購者對藝術創作表達的內容及其風格影響甚鉅,一般反映出收購者的喜好和目的。

  Leach指出,在原始社會方面,其藝術品主要市場有三:一、應宗教儀式所做;二、裝飾房屋、船、個人財寶、顯示大人物身分;三、紀念去世的要人——兼具世俗與神聖的功能。換言之,原始藝術品的創作品他們也是因應社會需求去做。因此,當我們理解它們在社會中產生的脈絡便會覺得好懂得多了。由是Leach指出「世界各地的道德倫理與藝術之間,是有某種緊密的關係。由於道德體系因社會而異,藝術體系必然也有很大不同。唯當我們明白作者及贊助他們的收藏者腦袋裡關注的是非標準和社會期待時,我們才可能了解原始藝術的價值」

  雖然Leach上述的觀念指涉的是原始藝術,但我認為放在當代戲劇類型中,也同樣有效的。也就是說,一個地方的戲劇生產經常與該社會有很大的關聯,這些關聯包括政治社會、經濟與宗教神話層面等,藝術美學的面向當然是戲劇類型的核心之一,但是它並不是唯一的,而且也無法逃離這些因素的影響。

  如同各位所知,當代台灣傳統和現代戲劇藝術的發展呈現多元化的現象:

型態差異上 :戲曲、話劇、音樂劇、前衛劇場、舞蹈劇場、社區劇場、博物館劇場、戲劇教育、民族誌劇場、口述歷史劇場、兒童劇場、寶寶劇場/嬰幼兒劇場等。

地域、環境、人文色彩、觀眾的差異: 都市與地方、靠山或靠海、農業或工業、老人等…。

  當劇評人在面對這些不同類型、不同地域文化色彩時,口袋中的閱讀策略,若仍僅以「戲劇展演」(經常以形式)為中心的評論策略,尤其如果考量到大部分的藝評者多有「成人的、小資產階級或中產階級屬性、都會藝術菁英」等特性,這些劇評難逃特定傾向。因此尤其觀看和劇評策略沒有隨之多元,許多評論將落入前述Leach所說的歐洲藝評家對於原始藝術的藝術評論那般的牛頭不對馬嘴、或強作解人。同時,也容易造成忽視藝術形式之外的面向、甚至排斥不同藝術風格與類型的狀況。

  我今天要特別談一些尤其需要脈絡化評論書寫的戲劇作品例子。但是在這之前我想先簡單回顧一下歷史上藝術批評的兩個取向。

二、藝術批評的兩大取向:形式和脈絡

  以下我們要談到歷史上藝術批評中的兩大取向:形式取向和脈絡取向,這兩個取向各有其優點也有它們的侷限,而藝術作品本身也可能反應出上述的傾向,但這並不截然兩分的,只是你從哪個角度可以看到作品最有趣和最有價值的部分。

  有鑑於台灣的劇評較多傾向於藝術形式和涉及作品內的評論,因此我今天舉的實例更多是著墨作品外的脈絡取向評論。但請注意,這兩類批評取向並沒有優劣之分,端看批評者面對的是何種作品,並決定以何種方式可以看到作品最有趣、或較有價值的部分。實際上面對多元的戲劇發展情況,或許我們經常會需要的是一種整合取向的批評。(以下資料來源主要參考何文玲,2009,《學院藝術批評教學理論之研究――形式主義、脈絡主義、及其整合之應用》)

  傳統上這兩種取向通常是對立的,從過去的歷史發展(19世紀到20世紀上半)中,「形式或內容之爭」頗為盛行,一個是強調形式的價值、一個是強調作品的價值。進入到現代與當代,這兩種爭論被擴大為「形式和脈絡之爭」:即藝術欣賞是應該侷限在作品本身,或透過更大的藝術和文化脈絡去解釋和評價。

  以下我以簡化了的內容與方式摘要介紹這兩種取向的差異,但是容我先提醒,這兩類取向有相當豐富和複雜哲學、理論、藝術實踐與其中,但為了在有限時間說明,將複雜內容是簡化是無可避免,因此以下的分類說明是一種粗略泛泛而非精確的說明,並且實際上有許多藝術作品並不容易一刀兩分。

  基本上――

形式取向的批評:強調作品的美感價值,因此形式成為優先被重視的面向,此類批評家關心:藝術家如何運用形式傳達作品的意義,重視藝術形式的獨特性、創新。

脈絡取向的批評:認為藝術不能孤立的被看待,強調在脈絡中鑑賞藝術,對圍繞在作品周圍關聯的:觀看者、藝術家、作品的物理設置、以及產生作品的相關藝術、文化、社會等均是關注對象。認為藝術的意義與價值是在製造和觀看的脈絡中才能決定,並視藝術創作是一種社會傳達,創作者與接收者須有文化共享的符碼,作品才能傳達。

 

三、看見演出之外――需要脈絡書寫的戲劇作品案例

  下面我要特別舉出一些尤其需要關注脈絡書寫的戲劇作品案例,這些作品本身也是脈絡取向的創作,這類作品的戲劇評論策略,除了討論作品之內的訊息,也需要看到演出之外的脈絡,才能更清楚掌握到作品的價值。我非常粗略地分為三種涉及脈絡取向的戲劇作品,這些作品特別需要看見它們在演出之外的脈絡: (一)看見戲劇作品與社會文化脈絡的關係;(二)看見戲劇作品的行動脈絡;(三)看見觀看者的身份脈絡。當然這三種類型並不是截然分開,有的作品是複合的情形,這種情況

就需要看到作品的多重脈絡。

 

(一)看見戲劇作品與社會文化脈絡的關係:這類戲劇作品的內容,經常與歷史、政治、社會、權力結構有一定的關係,或為其產物,雖然作品內容本身並未交代這樣的關係,作品本身(包括內容和形式)可以說是對其社會文化脈絡的一種回應。在這個部分我選擇以中國劇場作品作為例子,台灣戲劇作品的社會文化脈絡對於觀眾比較不陌生,可一旦我們需要欣賞與我們社會文化有差異的戲劇作品,便容易產生去脈絡化的評論。

*案例一:中國戲劇作品《驢得水》:文革、人們被金錢腐化、異化、人們社會地位一落千丈…

*案例二:北京「生活舞蹈工作室」:「百分之百的生活,百分之零的藝術」---文慧

 

(二)看見戲劇作品的行動脈絡:戲劇作品作為社會行動的一部分

*案例一:那個劇團於台南321巷中的郭柏川紀念館演出:2012年4月《畫外‧離去又將再來》吳思僾編導、2012年11月《私信》楊美英編導,這兩個演出不只是劇場作品,同時也是一個社會行動(保存321巷聚落)的一部分,尤其是涉入其中的創作者是有意識的在進行這個行動的。如果藝術評論僅僅單討論作品內的部分,便看不到這兩個作品更大的文化與社會價值。[關於此脈絡化書寫案例,可參考厲復平,2016。〈劇場表演形塑空間生產--台南321巷藝術聚落的生成〉,《戲劇教育與劇場研究》,第九期,頁67-103。]

*案例二:美國的Tectonic theatre project 的 Laramie project (1998)、Laramie project -10 years later (2008),這兩個作品是具有連續性和回應社會事件的演出。而它們也並不僅止於演出,劇團在演出後並未停止對這個社會事件的參與,他們進行了許多跟這個事件有關的行動,演出是一連串行動中具有影響力的環節。因此在評論這樣的作品時,也不能忽略演出在行動脈絡中的意涵。

在台灣跟行動脈絡有關的戲劇演出,除了與政治和社會運動結合的戲劇之外,我想應用劇場領域,如社區劇場、口述歷史劇場、民眾劇場、戲劇教育等也經常會涉及到與行動脈絡。因此我以為在評論這類的作品時,我認為關注行動脈絡與作品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三)看見觀看者的身份脈絡:這類作品所產生的意義與觀看者身份脈絡有關,或者作品本身就是為特定族群觀眾所創作,因此在評論中了解觀賞者的身分脈絡有其重要性。

*案例一:

野田秀樹的《赤鬼》 :《赤鬼》1996年於日本演出版,由愛爾蘭演員Angus Barnett演出赤鬼,日本演員演出村民,觀眾主要為日本人。1998年於泰國演出版,愛爾蘭演員扮演赤鬼,泰國演員演出村民,觀眾主要為泰國人。2003年於倫敦Young Vic劇院演出英文版,野田秀樹演赤鬼,英國演員演村民,觀眾主要為英國人。2005年韓國演出版本,日本演員扮演赤鬼,韓國演員演出村民,觀眾主要為韓國人。四個版本因演出地點、演員、和觀眾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意涵。這類作品隨著不同國家和觀眾而會去脈絡化和再脈絡化的情況,評論應當也關注到這樣的情況。

*案例二:

此外,有一些戲劇演出並不是完全以展演為目的,而是為觀眾和參與者設計的互動式的劇場。我認為台灣近十年興起的戲劇教育,也就是我任教的南大戲劇系的發展方向之一,也是在這類脈絡取向的戲劇演出,所有戲劇設計與活動,都是為了特殊對象、特定議題和功能所設計的,而不是只為觀賞所做。這類演出非常需要從觀看者的脈絡去評論和分析,其價值較容易顯現。

 

四、戲劇作品的脈絡化書寫

  在座各位是劇評新鮮人,可能好奇如何進行戲劇作品的脈絡書寫。戲劇作品的脈絡畫書寫意味著,評論者無法僅僅具焦在作品之內的分析,也需要從作品之外獲得更多的脈絡知識和資料,以挖掘、了解並呈現出作品特質、意涵與價值。以下為粗略的建議

 

資料蒐集描述/fact):

作品形式的描述

蒐集作品相關脈絡的資料

創作者的脈絡: 藝術家個人史、意圖、風格傾向

時空脈絡:時代氛圍

影響作品製作的因素: 藝術、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宗教、教育

資料來源:文字、影像、訪談、觀察

資料檢證:確認資料正確

 

評論書寫闡釋/meaning)

整合與理解所蒐集的脈絡知識,並思考與作品內與作品之外的脈絡意義之間的關係。

主要參考資料:

  • E.R.Leach,汪珍宜譯,1978。〈文化脈絡中的藝術〉   ("Aesthetics"),《人類與文化》,頁49-54。
  • 何文玲,2009。《學院藝術批評教學理論之研究-形式主義、脈絡主義、及其整合之應用》,心理出版社。
  • 郭力昕,2008。〈紀實攝影與意義建構的去脈絡化:兩個案例分析〉,《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70期,頁1:32。
  • 陳泓易,2014。〈藝術行動的去脈絡化與再脈絡化探討〉,《南藝學報》,頁9:1-23。
  • 厲復平,2016。〈劇場表演形塑空間生產--台南321巷藝術聚落的生成〉,《戲劇教育與劇場研究》,第九期,頁67-103。
  • Tectonic theatre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