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膩與熱烈兼備

新評種:林慧真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巨觀交響四—峰迴路轉:布魯克納第三》

時間:2018.03.25 14: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

文/林慧真

 

  《峰迴路轉:布魯克納第三》為國立臺灣交響樂團(NTSO)「巨觀交響」系列曲目。NTSO演出樂曲分為兩大主軸之一,其一為「德奧經典」,以海頓、莫札特、貝多芬等經典為主;其二即為此次演奏主題「巨觀交響」,以華格納、布魯克納、馬勒等作曲家為主,這些作曲家屬浪漫樂派,作品形式及內容變化較大,「巨觀」也帶出編制宏大之意。此外,這次演出曲目還包含潘怡慈大提琴與室內管弦樂合作演出陳士惠的創作〈菅芒花〉。〈菅芒花〉為國臺交委託創作,屬國臺交「交響臺灣」計畫,以文學靈感入曲,此次演奏的〈菅芒花〉取用黃春明四首詩〈菅芒花〉、〈吃齋唸佛的老奶奶〉、〈龜山島〉、〈國峻不回來吃飯〉演奏四個樂章,其中〈國峻不回來吃飯〉這首詩為黃春明書寫喪子之痛,陳士惠在音樂方面加入歌仔戲哭調的元素,以表現詩作中的悲痛憂傷。

  音樂會首先演奏〈菅芒花〉四樂章,黃春明的這四首詩包含了等待與遊子的意象,因此這首樂曲選擇以大提琴演奏,它沈鬱柔和的音色,正可表現詩作中抒情及複雜的情感。管弦樂以悠揚緩慢步調揚起,配合著潘怡慈大提琴沈靜平穩的演奏,情緒和緩地醞釀著,帶出菅芒花悠揚的畫面感;而後潘怡慈利用撥奏為樂曲點綴,與管弦樂鼓點互相襯托,帶出輕快的步調。豎琴聲起,大提琴音色轉為沈鬱,並表現出紛亂的心境,傍著管弦樂的木魚聲,彷彿是佛堂中老奶奶的念經聲,詩作中不時出現的「喀喀喀喀鏗」擬聲,以樂器具象化,交融了詩作與樂曲。在不斷升高音域的大提琴聲中,情緒轉為澎湃激昂,管弦樂的合奏加強了激動心境,突然躍出和快速的拉弦,彷彿一波波海浪湧上、拍打著岸邊,返鄉的遊子望著遠處的龜山島和濺起的浪花,心情也跟著波濤洶湧。在激動過後,情緒急轉直下,轉為繾綣連綿,帶有淒婉哀怨之感,一般而言,歌仔戲的哭調通常用來表現強烈的悲痛,而樂曲雖加入哭調元素,卻不過度地渲染情緒,不斷壓抑的哀傷在最後一刻才迸發出來,在快速拉弦與管弦樂的襯托下結束樂章。整段表演中,指揮家呂嘉平衡了每一聲部,潘怡慈的大提琴演奏不刻意炫技,以細膩優雅的表現形式呈現樂曲的情感,但有時管弦樂音量較大,容易蓋過大提琴聲音,感覺較為可惜。

  接下來為著名指揮家呂嘉指揮的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共有六個版本,其誕生如同艱難的行路過程,從1877年首演時僅剩二十多位聽眾,至1889年版本獲得巨大迴響,為現今最常演出的版本,崎嶇的創作歷程呼應著此次主題「峰迴路轉」。此次演出選擇1889年演出版本,而指揮家呂嘉為第一位擔任義大利國家歌劇院總監的亞裔指揮家,他對樂曲的精準掌握為這首編制宏大的交響樂曲帶來精湛演出。整首交響曲的第一樂章以小提琴顫音出現,彷彿在醞釀一個即將成形的宇宙,而後陽光乍現,使輪廓更為清晰,小提琴悠揚的琴聲帶出一派旖旎風光,接著由銅管帶出聖詠風格,宏大的氛圍後逐漸轉為輕柔,在能量蓄積後又迸發出強大的氣勢,並結束這樂章。第二樂章相對柔和,如同在春光無限的路途上悠遊行走,在平和曲調之後,法國號帶出了勝利的姿態。第二樂章的和緩,為第三樂章快速且熱烈的鋪墊著,第三樂章以小提琴的快速演奏起始,而後其他樂器加入,為樂章製造高潮,之後又轉為悠揚輕鬆步調,這樣的平靜彷彿又重新蓄積著能量,強烈的節奏再次出現,表現出生動熱烈的氛圍,最後以明確且肯定的氣勢結束第三樂章。第四樂章以小提琴快速上升的音階帶出,接著又趨於和緩,以法國號奏出聖詠,這樣的鋪墊為接下來的高潮做準備,交錯複雜的旋律為第四樂章帶來亮點,而後氣氛又再次平和,小提琴的旋律彷彿舞曲般輕鬆跳躍,最後又進入雄偉宏大的氣勢中,以凱旋而歸的姿態結束全曲。

  〈菅芒花〉以及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為風格相異的樂曲,在呂嘉熱烈又細膩的指揮下,恰到好處地呈現不同風格:指揮〈菅芒花〉樂曲細膩,配合著潘怡慈優雅的演奏,含蓄地表現詩作中情緒的起伏;指揮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時,在音調強烈處加強力度,使樂曲聽起來更為澎湃,尤其第三樂章的音樂張力令人有暢快淋漓之感,而較為緩和的樂章則能顧及各聲部的細膩度,整體而言,呂嘉對於不同風格的樂曲的掌握度各有精妙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