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來自匈牙利的樂音

新評種:沈倩依

匈牙利鋼琴王子亞當•佐治鋼琴獨奏會

時間:2018.04.22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文/沈倩依

 

  充滿才氣、溫暖、童心、自信、熱愛舞台這些詞彙,在筆者聽完亞當.佐治演奏會後,在腦海中一一浮現。和李斯特同樣來自匈牙利的亞當.佐治,一樣都是有著高超技巧的鋼琴演奏家,他們都譜寫鋼琴曲,並且對匈牙利有高度認同感。

  音樂會中,亞當.佐治演出他的鋼琴作品《一日紐約》,用音樂描述他在紐約的見聞與感受。演奏會當天並無提供節目冊,加上此曲尚未有詳細的樂曲解說,故筆者將以自身的觀察,於本段粗略地分析、介紹此曲。第一段音樂,不斷重複以降A為根音的大三和絃,搭配溫暖的旋律,展現亞當.佐治的人格特質;第二段改變音樂風格,利用豐富的和絃與輕快的律動,讓音樂充滿活力,勾勒出紐約市的生氣蓬勃與攘來熙往;在第三段音樂中,加入類五聲音階,旋律乍聽之下是亞洲風格,實則取自匈牙利民間音樂的素材,在西方作曲理論的架構中,融入民族音樂的特色,藉此呈現紐約為文化大熔爐的縮影;曲末,令人聯想到貝多芬在樂章之間不中斷的創作手法,因為亞當.佐治直接將《一日紐約》連接至蕭邦《C小調夜曲》,在和聲與旋律轉換的過程中極其自然。在這首鋼琴曲中,亞當.佐治展現出他的才氣,他擅長轉換和弦與節奏,並且靈活結合各種鋼琴彈奏技巧,讓音樂聽起來舒服、自然。

  當亞當.佐治彈奏匈牙利狂想曲時,樂句之間的距離與時間的拿捏,讓音樂的律動聽起來渾然天成。他多層次的音色,隨著不同作曲家的特性與作品而改變色彩。例如在蕭邦的夜曲中,使用偏灰偏暗的音色,呼應夜曲所需要的較沉靜的氛圍;在蕭邦的詼諧曲中,他能夠在清楚地彈奏出和聲進行的輪廓的同時,也唱出優美的旋律;在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中模仿揚琴的片段,清脆純淨,讓人仿佛聽到揚琴的聲響;又好比在歌劇改編曲《弄臣》中,以多變的音色描述歌劇中四個迥然不同的角色。

  音樂家李斯特的鋼琴音樂向來以高難度技巧聞名,例如今天曲目之一的練習曲《鐘》,包含大量重複音、大跳音程、快速音階與半音階等;在第二號匈牙利狂想曲中,速度從慢板加速到極快板,李斯特使用大量和弦、六度雙音、八度音程、重複音、裝飾音等技巧。彈奏這些片段,除了需要精確掌控下鍵速度與下鍵位置,還必須擁有強而有力的肌肉與無比的耐力。 亞當.佐治以精湛的技巧,輕鬆地彈奏出這些音符,他信手拈來的從容,讓人覺得這些片段不如譜上所寫的困難。

  在這場音樂會中,筆者不只感受到匈牙利舞蹈的律動、蕭邦與波蘭的羈絆,還有亞當.佐治的性格。他能夠忠實呈現李斯特與蕭邦的作品,除了純熟的技巧 ,也來自於他對這兩位作曲家的理解。因為熟悉作曲家的創作手法,才能將他們藏在樂譜中的想法抽絲剝繭,運用在演奏上;因為了解作曲家的創作背景,才能透過樂器表達作曲家的情緒。對演奏家而言,在忠實呈現作曲家初衷與表達自我想法之間的拿捏,一直是個挑戰。筆者認為亞當.佐治完整地呈現了他與作曲家的意念,因為在音樂中,筆者能夠聽見作曲家的巧思,同時也聽見他的詮釋。

  音樂會在台南文化中心的原生劇場舉行,此場地主要演出為劇場表演,因此對於古典音樂會來說,不如文化中心的演藝廳適合;所幸舞台機動性高,能根據表演類型調整。以鋼琴獨奏會為例,鋼琴通常會被放置在正中間,並且往觀眾席的方向調整,約莫是舞台前三分之一到前四分之一之間,再視音響效果增減距離。而當天的音樂會,亞當.佐治將鋼琴位置移至舞台前端,緊鄰觀眾席,筆者臆測是為了空間與音響的關係。這樣的設置,一來拉近了演出者與聽眾的距離,使琴聲能更直接傳到聽眾耳中;二來,縮短了鋼琴發聲之後打到劇場牆壁回響的距離,讓琴音反射的角度隨之改變,使聲音更乾淨。他以精湛的技巧、細膩的樂思與敏銳的聽覺,將蕭邦、李斯特和自己的音樂根據空間特性調整聲響,並且發揮地淋漓盡致。筆者期待未來能在更大的場地,聆聽他彈奏不同樂派的曲目,並且帶來新的創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