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千鶴」主題館,歡迎光臨!

新評種:李嘉瑾

秀琴歌劇團《府城的飯桌仔》

時間:2018.05.26 19:00
地點:吳園藝文中心 表演廳

文/李嘉瑾

 

  「實在足歡喜會當在台南,演台南在地的故事!」《府城的飯桌仔》劇終,秀琴真情說著,握著身旁演員的手,一同向台下的觀眾致謝。

  《府城的飯桌仔》故事講述多重身分性的日本NHK電視臺《今日の料理》電視節目主持人暨著名臺灣菜料理專家林千鶴女士的故事。回應千鶴女士於日本「台菜料理專家」的職業,整齣戲以菜名為分場的連結,串起千鶴女士從女孩到女人、台灣到日本的生命經驗。對從他地來台南讀書的筆者來說,無非是透過這場戲更加理解了曾經有這麼一位少女生活於府城的點點滴滴,以及陪伴許多台南人記憶中的府城飲食文化。

  走出劇場後,筆者展開了多方的搜尋,卻毫無所獲,連日本NHK電視臺《今日の料理》不見「林千鶴」的影子。原本是欲深入理解「林千鶴」的生平,到後來,筆者才驚覺自己會錯了「台南在地故事」的語意——或許「林千鶴」其實是位虛構的人物。從舞台上演出的情節來看,編劇將林千鶴生平設為大戶人家的女兒,台南望族的飲食文化由此展現,並把時間設為日治時期與國民政府時期的過渡,國民政府執政、二二八等歷史事件造成的集體記憶,以府城飯桌菜仔來帶出味覺牽引的回憶,曾為父親慶生所吃的大滷麵、似於成年禮的薑味烤雞、姐姐結婚那一大隻驚人的烤乳豬。

  雖然筆者並非台南在地人,卻因此產生了共鳴,理解飲食與記憶的連結是許多人共有的,當鄉愁產生,一碗簡簡單單的家鄉味早已不再只是單純的食材,而是為了營造熟悉情境而必須精確的元素。府城望族飲食文化,成為筆者極欲理解的目標,並開始想像或許這齣劇其中之一的創作動機是為了讓府城望族飲食文化可以備更多人知道,然而,後來搜尋到了一本名為「府城的美味時光:台南安閑園的飯桌」有了出乎意料的發現。

  《府城的美味時光:台南安閑園的飯桌》是日本知名中華料理專家辛永清將辛家廚房的家傳美味與自身際遇融為一體所撰寫的作品。目次上映入眼簾的「1.珠寶婆─薑味烤雞」、「3.父親的生日─什錦全家福大麵」、「8.南國的婚禮─烤乳豬」……接二連三吻合《府城的飯桌仔》中的菜名。於是,《府城的飯桌仔》的既視感隨著書中的文字不斷浮出:珠寶婆來林家銷售珠寶、青梅竹馬阿清餵食朱古力的小曖昧舉動、阿清在日說明昔日解釋未提親的實際原因,在在都映現了一件事情。

  筆者感覺,「林千鶴」角色鮮活立體的最大原因,應是來自「辛永清」女士真實的生命經驗使然。

  舞台上的,並沒有成為某種刻板印象的典型人物,她的特殊性來自於「辛永清」女士及相關連的父親、家香味菜餚、歷史事件等等,她從一位女孩轉變為女人、她從台灣來到了日本,所有真實的悲歡離合、「辛永清」女士的種種生活經歷造就了一個獨特的角色。劇末出現一張張黑白照片被投射在舞台兩側牆上,按照全劇的敘事脈絡,似乎是在呈現「林千鶴」孩童的她、少女的她、成熟的她…… 當下讓筆者完完全全相信:此人真真實實存在於過去的府城,活著。可是,並未見節目單或網路文宣上提及辛永清女士相關訊息,因此,筆者感到疑惑的是,《府城的飯桌仔》劇中的「林千鶴」與《府城的美味時光:台南安閑園的飯桌》該書中的「辛永清」之間存在何種關係?該劇創造「林千鶴」的必要為何?或者說,這樣的創作是否可以解讀為一種消費歷史的作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