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瘋狂,是在伸展台下凝視我的你

新評種:李嘉瑾

全民大劇團《瘋狂伸展台》

時間:2018.06.02 19:30
地點:臺南文中心演藝廳

文/李嘉瑾

 

  《瘋狂伸展台》音樂劇(以下簡稱《瘋》劇)由全民大劇團與伊林娛樂公司的合作,現任模特兒作為音樂劇演員主角,結合走秀呈現許多服裝設計師的作品。《瘋》劇講述一間模特兒經紀公司因經營困難面臨倒閉,促使發跡於經紀公司的四位模特兒「回娘家、救娘家」,以交錯敘事的方式,呈現過去培訓的回憶與搶救公司努力的過程。

  《瘋》劇文本內容貫穿莉雅(陳思璇飾)所說「Model是眾人的典範」,Model可以被套用在任何被凝視、被覬覦、被談論,被要求待在典範的位置,活得像個典範的角色,甚至他們受到「觀看」的要求與長期訓練,在他人還沒觀看自己之前,就先徹徹底底進行了一番自我審查。《瘋》劇展現模特兒產業中「觀看」與「被觀看」各自帶有的病態暴力,不論這個暴力是向外對他人,還是向內對自己。筆者看見,女主角與友人尚未成為名模,文本刻意營造「鄉下來的粗俗」,一種未開化、野蠻的狀態,連結台灣國語、豔麗螢光色系的衣著、看似沒有整理的捲髮爆炸頭時,她們被符合典範練習生舉止的同儕觀看,被訓練成為名模的老師所指責。更可怕的是,「貶義的粗俗及野蠻」與穿著、語言和整體形象連結,呈現在舞台上被觀眾觀看,而觀眾卻燦爛地大笑一番。

  之於觀眾,跨界創新的合作模式搬演著百用不膩的故事公式,故事何嘗不是被搬演至台上的走秀呢?歷久不衰的故事推展:擁有出眾外表的女主角身邊圍繞著一群若非丑角外表就是丑角特質的朋友,而純粹天真的特質必定牽引她經歷一段白馬王子式的浪漫邂逅,而男主角以白馬王子的姿態解救深陷問題的女主角,在女主角遇到種種問題時,保護她、協助她卻又嘴上說沒什麼的。他必須擁有白馬王子的資本、能力、人格特質,起碼必須是劇中最帥的,上述至少一樣。故事公式餵養觀眾情感抒發的渴望,持續討著觀眾的歡心。

  然而,筆者在此不是要戰俗套的故事不應該出現,或餵養觀眾的商業劇臭銅味,不是的,這太過不食人間煙火了。筆者真正好奇的是,故事的公式如何成功勾引集體情感?又是什麼樣的集體情緒被勾引呢?觀眾對於被勾引的渴望又是為什麼呢?如同為什麼音樂時常具有跨地域性牽引情緒的作用,故事的原型是否存在,而可以將他帶入不同職業、宗教、文化中,而同樣受歡迎呢?我們要對抗的是病態的、帶有欲望的觀看嗎?《瘋》劇給予筆者觀看過程產生的暴力,然而卻充滿狂歡與刺激,濫情而深陷其中,或許是瘋狂伸展台真正瘋狂的,是選擇凝視的我們,因為從《瘋》劇呈現的策略上可以發現,商業劇場所針對的族群是中產階級,為了切中該族群的品味而加入大量方便記憶的刻板印象,角色的建構缺少了更多對人性的深刻描繪,表層單一的情感卻極端簡化呈現,感受了許多繽紛絢爛的畫面、偶像劇式的角色設定與劇情後,留下的不是對於人更多的認知與體悟,只是一片空虛,容易被遺忘的情緒耗盡了,空白狀態的孤獨又會再次渴望商業劇刺激出的情緒,最後逃不出來,陷入渴求這樣形式的迴旋中,一旦進入此般凝視中就很難拔出的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