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Café 的愛戀故事

新評種:林慧真

2018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

時間:2018.07.01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林慧真

 

  自2003年以來,人力飛行劇團已多次改編幾米作品,推出「幾米音樂劇三部曲」:《地下鐵》(2003)、《幸運兒》(2005)、《向左走向右走》(2008),今年則又推出改編幾米同名作品之音樂劇:《時光電影院》,幾米音樂劇儼然成為人力飛行劇團的主打劇目。其中《向左走向右走》曾改編為電影及電視劇,自劇團首演以來也數度再演,顯見此故事具有一定的觀眾魅力。

  《向左走向右走》以原著男女主角的錯過與相遇為基底,另以Jimmy Café 為主要場景,又增添多位尋愛的男女配角,咖啡店女店員與男導演、音樂家與尋貓的女人、穿著貓、鳥偶裝的年輕男女,以及詩人、咖啡店女老闆等,在咖啡館相遇、並各自懷著心中的思念,由此,人物的愛情故事大多以咖啡館為聚合之所。尋找貓的女人一角取用幾米《遺失了一隻貓》,女店員則化用幾米《森林裡的祕密》、《謝謝你毛毛兔,這個下午真好玩》,雜揉了其他幾米繪本中的人物,增加故事的豐富度,並且她們都在尋找心愛之人的蹤跡。而男導演一角對女店員懷有愛戀,另一方面又以抽離的視角觀看男女主角的錯過,並為他們的故事編劇,屬於游離於劇中劇外的說書人角色。

  原作援引辛波絲卡〈Love at First Sight〉一詩,男女主角在各種變幻無常的錯過之中相遇,命運之眼捉弄著彼此,全知視角的讀者,也在繪本中感受到錯過的遺憾。本劇則使用多重支線淡化了主角中心,在這座城市之中,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都是故事的主角,並且各自在尋找心中的愛戀,「尋找愛戀」的意旨也同時扣合幾米其他繪本,《謝謝你毛毛兔,這個下午真好玩》為《森林裡的祕密》的續集,《森林裡的祕密》中,毛毛兔對小女孩不告而別,《謝謝你毛毛兔,這個下午真好玩》中,年老的女孩再遇毛毛兔。劇末年老的女店員再逢毛毛兔,找回了曾經遺失的美好,以此呼應辛波絲卡該詩中「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如同第一場投影字幕為:「故事的開端,都是其他故事的續集」,由此可看出,原作與本劇雖取用辛波絲卡同一首詩,卻有了相異的詮釋主題,意即,多線敘事呼應了城市中姿態各異的愛情。然而平行敘事雖然安置了城市中的每一位人物,卻也使得結構較為鬆散,造成角色的處理不夠細膩,人物的性格、心境轉折較為平面,單一化的遺憾,無法勾勒更深刻的情感面向。

  在空間敘事中,原作中男女主角因為各自的生活習慣,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屢屢錯過,交錯縱橫、如同迷宮般的城市,讓人感覺孤寂又擁擠,行走在熟悉的軌道上,雖能尋求一絲安定感,卻也使人們屢屢錯過,男女主角在圓形噴水池相遇又分開,最後又在圓形廣場再度相遇,相較於平行與垂直交錯的建築城市空間,圓形成為人們的出口。而本劇中,咖啡館為人們抒發心情、聚合的出口,相對於原作中城市的孤寂與擁擠,本劇的咖啡館則為城市帶來一點溫度。然而遺憾先生與離開小姐屢屢在咖啡館錯過,咖啡館的女店員、男導演與音樂家們,看著這齣錯過的戲碼,也各自帶著遺憾。城市中的咖啡館看似因人們的聚合而帶有溫度,卻在心中各自背負著遺憾,人來人往的空間中,聚合著城市的各種愛戀故事,如果原作是以圓形空間作為相遇的幸運與出口,本劇的咖啡館則是城市故事的開端與續集,男導演對女店員的愛戀、音樂家與尋貓女子重逢與告別,都在咖啡館完成。

  由於本劇為音樂劇,劇中每一場皆有一首曲目,由陳建騏、吳青峯編曲,李格弟(詩人夏宇)填詞;此次的男女主演魏如萱與蔡旻佑在2013年首度合作,兩人皆是歌手出身,對於音樂劇的歌曲掌握也有一定的水準,皆能恰如其分地傳達歌曲意境,加上蔡旻佑能親自拉小提琴,與原著角色更為貼合。詩化的語言,呼應著辛波絲卡的詩作,和緩的述說著遺憾與錯過,相對多數音樂劇以一首主旋律勾住觀眾的聽覺與視覺,本劇音樂曲目缺乏主旋律,如同人物的平行敘事,以不喧嘩奪目的姿態各自安頓在每一段歌舞中,並且作為人物情境與心境的再譯。

  全劇最突出幾米繪本特色之處,在於佈景投影的運用,其融合幾米多本繪本畫面,使風格帶有童趣與奇幻感,視覺效果強烈,例如第一場雨中撐傘的群舞,女生撐紅傘、男生撐綠傘,色彩的鮮艷對比加強視覺感受,同時也帶有城市中紅男綠女的意味。又如公園一幕,男女主角相遇於天鵝水池,台前降下的投影布幕製造了朦朧又浪漫的愛戀氛圍,同時隔絕了男女主角與男女配角們,男女配角們與觀眾一同觀看著這一幕,抽離的多重視角,使觀眾與男女主角保持了一定距離,彷彿宣告美好只存在童話之中。

  整體而言,本劇的音樂曲目與故事結構,以一種平行敘述的姿態呼應著辛波絲卡詩作中「故事的續集」,可能是咖啡館中紅男綠女錯過愛戀的遺憾,也可能是女店員不斷追尋,最終尋回的毛毛兔。在城市咖啡館中,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愛戀故事,有的故事在此結束,有的在此開端,誰是誰的續集難以說定,而可以確定的是,在本劇之中,咖啡館成為城市意象中,公共空間的一處心靈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