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兒童美育的掣肘?

新評種:簡韋樵

大開劇團《好久茶的祕密8-媽咪宇宙特攻隊》

時間:2018.07.15 14: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簡韋樵

 

  劇場若是兒童造夢和想像之場所,戲劇作品便是啟發他們的媒介。只見臺灣許多兒童劇為了取悅,竟不顧戲之品質和內涵,不管情節毫無邏輯可循及深度可言,一昧滑稽討笑就以為是成功的作品。不可否認,滑稽是美的一種,是吸引兒童進入故事情境的利器,但戲散之後還能帶給觀眾何種寓意?藝術若對兒童沒有教育培養可言,他們何必進入劇場只為換取娛樂?大開劇團「好久茶的秘密」系列第八號再次重演,主角母親被家庭主婦之名而束縛,原以為是在為天下媽媽發聲的作品,卻被不必要的喧鬧和莫名的環保議題而消散。

  此劇試圖將電視卡通轉化為劇場立體呈現,帶給兒童歡愉饗宴是好,但在情結設計上並無好好發揮娛樂價值,甚至有低估之嫌。母親因對父子失望而離家,來至摩拉克星球,原本糟糠之妻卻成了被服侍的公主,一刻都不想回家。讓母親享受萬人之上的待遇,正是星球主腦之陰謀。只為讓她簽下「合同」,就能搜聚所有母親的眼睛,組成「巨大颱風眼飛彈」,擊毀人類,保護被踐踏的地球。若誤讀太宰治一句:「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此劇便可帶出人類對環境殘害的虧欠,並且加深觀眾保護意識。可惜在於,情節一直在對付星球怪物打轉,危機重重卻又容易解決,最後複製人要被擊敗之際才做環保宣導,完全流於道德告誡,根本對兒童教育毫無助力。

  編導委實具有卡通思維的想像,包括摩拉克星球製造「媽咪複製人」潛入地球上的家族,並對其他家人實施軍事教育。一旦父子服下特製蟲卵,只要不聽話,複製人便可對他們中樞神經嚴加控制,使其頭痛欲裂。然而在星球上,住著服侍母親的男演員、孩童機器人,以及會講人話的獨角仙。特別一提,原本為摩拉克星球服務的機器人因母親的愛而融化鋼鐵之心,使其轉而為她來犧牲,用自爆的方式攻破「巨大颱風眼飛彈」,讓本劇增添些微感動。只是令筆者疑惑的是中段出現「名偵探阿爸」、星際戰警、神奇寶貝、庫洛魔法使,戲末也用雷神索爾的神鎚打敗複製人,創作者刻意欲用時事且受歡迎卡通或電影取得共鳴,似東拼西湊的添加,顯得毫無意義與象徵。

  大開劇團在多年前推出《媽咪宇宙特攻隊》,此次重演依然可見用成人思維在創作一齣兒童劇。從細節來看,母親在合約上簽下假名「周子瑜」,甚至父親用時下流行的「撩妹語錄」來考驗真母親,著實匪夷所思。並非筆者要吹毛求疵,而是從中就可看出創作者在做戲之際是否從兒童的角度與觀點出發,藝術的價值在哪?思考的平台又何去何從?童年的歌謠在人們長大時,還會在內心響起,兒童劇亦是。故事及寓意會在兒童的內心發酵,若只是想製造一小時的歡愉表演,不得不思考,大人不只是會破懷地球,還會殘害兒童的美感教育及藝術涵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