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銀幕之間《銀幕之人》

新評種:李嘉瑾

畫人劇場《銀幕之人》

時間:2018.07.08 16: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李嘉瑾

 

  《銀幕之人》講述男孩在追求小丑之夢的路上,父母反對,朋友取笑,自己表現能力也不佳,溺於逐夢過程的挫折而無法逃出,於是脫去小丑的服裝,連同對自己的相信與肯定,甚至連表達想法的話語權都決定捨棄。但在銀幕的世界中,這位較為年長的朋友陪著他成長面對,把一件一件對夢想的熱情穿回去,找回自己渴望發出的聲音,並獲得他人的認同。

  表演者、投影畫面及布偶高度默契的配合下,《銀幕之人》展現了虛實完美融合。從入場開始,銀幕、框、方形層層不斷出現在視野中,入場的大門是方的、投影的銀幕是方的、銀幕內甚至還有投影而成的動畫邊框,但這些平面的方框,觀眾與表演者都在其中穿梭,平面因為穿梭而變得擁有更多想像,而表演者擔任敘述者,向觀眾敘述故事的發生和提問,也打破了第四面牆。某層面來說,觀眾也變成了穿梭於銀幕之間的「銀幕之人」。

  該劇於新營文化中心的鏡框式舞台內演出,但實際的觀眾席也在舞台上,偌大的演藝廳竟也製造出了小劇場的親密,卻又因為後頭滿山滿野的座位,舞台上一小叢的觀眾席顯得渺小而顯眼。後頭未開放入座的座位像是漆黑幽靜的山林,貓頭鷹不時呼嚕啼鳴,蟬鳴微弱而穩定,弦樂輕奏,恰如夜晚難以清晰辨認的森林暗處,觀眾依著工作人員指示一個一個穿梭森林之中。  

  表演者操弄著投影的陽光雲朵,銀幕上太陽落地生根,變成橘黃花朵。躲著不斷針對他下的虛像的雨,表演者撐起實體的傘左右移動避雨,十分幽默有趣。側台風扇吹起舞台上散落的枯葉道具,讓觀眾體驗了虛像無法呈現的、觸覺與聽覺上的感受。風暴將實體的落葉,也將投影幕上虛像的小丑服裝吹進畫面中,表演者甚至加入身體做為銀幕的運用,讓虛像男孩在表演者實體的腹部與背部穿梭,再轉為實體的布偶。從虛像過渡實體,表演者轉化上純熟,也正因為虛實交錯沒有任何接合不順,讓筆者宛若魔法真實存在。在科技與戲劇純熟的配合下,《銀幕之人》製造出了無窮的想像力,掌握虛與實之間切換的運用是這齣戲最為筆者讚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