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劇的抽象與具體

新評種:何玟珒

臺南文化中心2018年度品牌節目《失落的幻影》

時間:2018.08.26 15:0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何玟珒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的舞劇作品《失落的幻影》,是以博物館古文物為發想,延伸到對環保的思考,整體演出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呈現戰爭對古文物的破壞,下半場則是在說天災摧毀文物。此作的藝術總監自言是以德國舞蹈劇場的表現主義為創作手法,結合舞蹈、交響樂和投影,營造一個遊走於抽象情感和具體敘事劇情的觀戲體驗。(註1)

  未開演前,一幅藍底的東方古典畫布幕垂降舞台,上面繪有騰空的鳳凰和奏樂的古代東方文人,觀眾走進劇場亦是進入一個虛擬的博物館。布幕緩緩上升,演出開始,舞台背景是希臘柱和三座雕像(其中一尊是舞者),舞台前方一群身穿白衣的舞者在金黃色的舞台燈光下起舞,優雅柔美的群舞向觀眾展現了一個祥和歡愉的時代氛圍。而後戰爭爆發,燈光轉為紅色,代表戰爭的紅衣舞者唯恐天下不亂地穿梭於百姓之間,舞者肢體活潑,運用許多跳躍和奔跑的動作塑造戰爭躁動、紛亂的形象。戰爭過後,燈光轉成憂鬱的藍,一對飾演夫婦的男女舞者跳起雙人舞,抬舉、旋轉、擁抱後失去……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哀傷。戰事的傷痛為上半場的表演畫下句點。

  下半場的主題為天災對雕像的損毀,當中主要的橋段是雕像在高台上的獨舞,與其說是芭蕾,飾演雕像的舞者是用現代舞的方式來詮釋雕像的悲傷與痛苦,背景是颱風、海嘯等自然災害的影像,舞者在高台上翻滾、凹折肢體,變形的軀體是雕像抽象情緒的具象化。流水自上方流下,形成小型瀑布,雕像在流水下淨身、洗滌,待舞者靜止,燈光轉成黑色,鵝黃的絲線如流星般垂墜,群舞舞者沉靜地於舞台上駐足,彷彿是在給觀眾沉思反省的時間。編舞最後回到開頭那支歌舞昇平、象徵和平時代的舞蹈,舞蹈前後呼應,演出最後則是以一個小家庭來博物館看雕像作為結尾,具有傳承美好的意涵在。

  個人認為此劇的舞台效果很美,燈光、布景、舞者的走位與舞蹈均給人良好的視覺感受,雖然有些抽象的敘事手法令人費解,古文物與環境保護之間的關係似乎也有點遠,讓人需要多想一點(註2)。不過從具體的演出段落(如百姓相處、戰爭等片段),仍然能看出此劇的故事脈絡,鮮明的劇場語言同樣對觀眾理解這齣舞劇有所幫助,整體而言,不失為精彩的表演。

 

(註1)參考自《失落的幻影》之節目手冊

(註2)《失落的幻影》之節目手冊的內文:「一座金色年代的殘破雕像,在現代科技修復下也許可彌補,但還是無法返回原來的百分之百面貌,這也留下給我們這一代省思,對環境的保護與保存是如此重要的議題。」筆者將手冊內容的文字理解為,為了達到文物保存的目的,除了不讓它受到人為破壞以外,亦要維護環境,不要讓異常氣候造成文物的損壞,藉此達到呼籲大眾要環保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