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間迸出幽默

新評種:簡韋樵

日本嘉比劇團(GABEZ)《瘋狂默劇》

時間:2018.07.28 19:30
地點:歸仁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簡韋樵

 

  全戲並非長劇搬演,而是吉光片羽的拼貼,好似一本笑話大全。演員倆巧妙運用幽默之特質「非預期性」、「失衡性」及能讓兒童興奮的「互動」,閃現出幽默的剎那藉以創造娛樂,進而使觀眾哄堂大笑。幕開,簡約美學暸然於胸,舞台空無一物,不只冷清,連燈光、音效刻意製造詭譎環境。突然,場景一轉,兩位身形差距的表演者出場,一位體型高大、較成熟的面貌;另一位則是瘦小、年紀頗為年輕的伙子,共同跳段輕快舞姿,氣氛才逐漸將暖和,正也定下喜劇調性。第一段演員將觀眾席分為兩區,邀請並教導大家打出不同節奏,中間即時模仿兒童的反應, 作興對規則不解、可能在發呆的表情皆不放過,如此使滑稽迸發,彷彿第四面牆瞬間被抽離,偌大的舞台卻有如街頭表演般的親近。這場遊戲默默與觀眾建立契約,此齣小品是要和我們一起完成的,彰顯劇場性的臨場感。

  隨之情節重構,場景與角色跟著演員的肢體而更。有一場改編及模仿現實人物的狀態,例如老鳥軍官訓練新手軍人的劇情,無聲溝通只用動作引導所產生的誤會,兩人鮮明對比、相互打鬧、追趕,甚至忘我地跳起探戈、擊掌招呼,回神之後又繼續追逐,呈現默劇丑角表演的型態,娛樂性十足。另一場則是建構叢林之景,其中一位不小心喝下整罐「神奇藥水」,定格許多引發好奇,爾後變成一隻猩猩!追著另一人。然而為了展現對比,被追逐者蹲下將衣服塞進膝蓋而奔跑,形成侏儒姿態,成功彰顯自己的矮小,富含巧思。這兩場演員們推和拉之間的力量不停在轉變與抗衡,組織不同有機性的戲劇衝突,使觀賞者不至於感到疲乏。最後一場則是老夫妻共舞,每每失敗就會再來一次,構成愚蠢的幽默效果。儘管舞步與行動相同,卻因為節奏不停轉變、加快,到最後終於找到通關方法,以大家懸下一顆緊張的心作為劇終。

  在臺灣兒童劇場放置在視聽發達年代,娛樂性和扁平性成了流行與商業操控的元素,創作者為了迎合臺灣兒童的觀演習慣,偏愛吵鬧的場景。模仿是兒童用來認識世界的方式,戲劇亦是如此。當然,《瘋狂娛樂》作為俳諧小品,藉由小丑的肢體,著滑稽之衣,穿誇張之褲,使得兒童沈溺於互動及歡樂之中。可惜的是,詩意的深度並沒有因此延展,在膚淺之間游移,只剩童趣。在零散橋段裡只見片段情境,整體氛圍不離街頭玩耍之感,沒有故事線、主題,更無潛移默化的教育意涵,戲後令人過目且忘。當傳遞了愉悅之後未見創作觀點與核心,萬興未艾的笑話接龍亦難以有沉澱思考之刻,可惜了在大雅之堂上搬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