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於遊戲的表象

新評種:簡韋樵

如果兒童劇團《番茄大戰》

時間:2018.08.19 14:30
地點:今日戲院

文/簡韋樵

 

  若以狹隘定義來看,《番茄大戰》並非老實地在兒童劇場搬演故事,而是成了創造性戲劇(Creative Drama)【1】的課程教學,或是評論人謝鴻文曾在如果兒童劇團《大野狼拯救小紅帽》點出的「綜藝節目式的喧鬧」【2】。筆者以戲劇教育的範疇來論此戲,用「遊戲」或者扮演之中帶領兒童創意發揮,並自發性地從想象與假裝中體驗生活美感。然而後者之觀點認為劇中氾濫、無意義的互動遊戲遭致兒童美育被扼殺,審美胃口更是無法被提升。「遊戲」被用之兒童劇場的功能與意義在何處?是刻意安排,純粹娛樂,還是從互動性的戲劇活動,探索兒童的感官與感知?

  《番茄大戰》創作來源自西班牙布尼奧爾小鎮的傳統節日,番茄大戰(La Tomatina)。此劇以「甜甜圈奶奶」作為說故事的角色,除了擔任劇中人、敘述者,然而透過劇情融入遊戲的活動在《番茄大戰》不勝枚舉,因此她更多時刻就像一名老師輔佐觀眾共同扮演。從西班牙與法國的戰爭作為故事背景,並將觀眾分為兩隊(西班牙與法國),便開始玩「奶奶說」,從中加入與旁邊的家人擁抱、親臉頰等指令,呼應此劇強調的親子互動形式,最後則由法國隊取勝,因此這座小鎮則由法國政務官「法蘭先生」代為管理。然而管理者的貪婪與霸道使得村民決定要用計謀對付,並且聯合觀眾配合將其打敗。先採阿諛攻略,奶奶以蕃茄料理誘引法蘭先生。首先,先將觀眾剖為三邊,分別為蕃茄麵、蕃茄蛋糕、番茄汁,隨著調味、溫度、材料和大小而變化,肢體雖有豐富的律動,但台上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底下乖巧的配合,並無助於兒童的創意發展。爾後當法蘭先生卸下心防時,再點出幾位自願兒童一起和劇中人向他扔番茄,使其無法招架,逃離現場。最終,以西班牙戰勝和點出「番茄季」的簡介作為故事結尾。

  創作者有心從活動遊戲中帶出「西班牙番茄大戰」的文化季節,短暫讓觀眾體會異國風情。透過遊戲作為主體,用捏爛的番茄懲處惡人、反制強權,帶出柔性力量的堅韌,滿足兒童內在動機的需求。以戲劇教育角度來看,能攘兒童親自參與演出、認識、感受,並透過團體合作解決問題,有落實全人教育之心。若仔細評估《番茄大戰》活動的創意性及與美的關係,著實少了自我表達和高階思考,舞台甚至少了地中海風情的設計,只用城堡造型的汽球作為小鎮的象徵,不僅草率,更讓兒童無法置身在美感的情境中。整齣戲的氣質喧嘩吵鬧,好比活動性質只剩下娛樂與扔番茄的發洩,卻沒有沉澱時刻能夠省思。連最後也要搞得像園遊會般的有獎徵答與抽獎,商業手段的昭彰,有必要嗎?

  遊戲,作為兒童的生活重心、學習的起點,並建立安全提供兒童任意馳騁,得到戰勝的自信感。筆者認為,戲中活動大部分雖符合情節需求,若使兒童有自主抒發的空間,及思忖的輔佐,才具有學習深度及意義。可惜許多時刻都是為了戲劇節奏而隔靴搔癢,以及添入毫無價值的活動(例如滾大球、唱兒歌等),皆是創作者活動設計必須考量之。好玩之餘,若流於膚淺與拖沓劇情必定失去本質意義,更是許多評論人為此詬病之觀點。

 

【註釋】

1.創造性戲劇(Creative Drama)是戲劇教育其中的範疇,美國戲劇教育學會定義為「即興,非表演,且以過程為主的戲劇形式。其中參與者在領導者的帶領下,共同想像、體驗、且反省人類的生活經驗。」(Davis&Behm,1978)

2.參閱謝鴻文在表演藝術評論台所發表的〈這類兒童劇場的問題是,忘記這是劇場《大野狼拯救小紅帽》〉評論,網址:pareviews.ncafroc.org.tw/?p=2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