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劇中的觀眾參與

新評種:陳明緯

杯子劇團《與鱷魚拔河的小象》

時間:2018.03.11 15: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

文/陳明緯

 

  物品劇場(Object Theater)是兒童劇中常運用的一種表演形式,將生活中常見的物品賦予生命力,搭配演員的肢體聲音的效果,化身為劇中的角色。這樣的方法被使用在兒童戲劇及藝術教育之中,預期可以增加兒童想像力及創造力的技巧。此次杯子劇團將吉卜林的繪本《跟鱷魚拔河的小象》進行改編重演,劇中主角是隻好奇的小象,為了知道鱷魚的晚餐吃什麼而踏上一段追尋答案的旅程,最後差點被鱷魚吃了,一番拉扯後從短鼻變成長鼻,突然的改變讓小象驚慌,再到逐漸地習慣、擅用擁有長鼻子的好處,最終所有的大象都找鱷魚拔河變成現在長鼻子的模樣,以幽默的方式探討兒童面對自我改變、成長的心境轉折。

  劇中所有出現的動物皆以物品呈現,有鴕鳥──單邊的粉紅布及拖把頭尾巴、兔子──大張白紙與紙拖鞋耳朵、鳥──衣架和舀水皿夾曬衣夾、豬──以塑膠袋被製作出完整形體的斷腿豬、咕嚕鳥博士──洗衣盆、蛇──水管、鱷魚──綠色摺疊椅嘴巴,以及大象──手套進長襪。正如筆者所描述,大部分的物件都能使用物品的物性與動物的特性做連結,每位兒童觀眾能依據自己的生命經驗做想像與詮釋,有助於創造力的開發,但值得令人思考的是,代表重要角色的物品(如:大象─長襪、鱷魚─綠色摺疊椅)被貼上具符號性的眼睛、耳朵等明確道具,與其他利用物性原貌呈現(如:兔子耳朵─紙拖鞋)的方式不同,另外製造了一個相當具辨識性的物件加入,是否會讓整齣劇所表現的理念不一,也容易侷限兒童的想像,值得觀眾與團隊思考。

  再來,談到兒童劇,大多數的家長(成人觀眾)或許會認為互動是不可或缺的環節──的確如此,觀眾的參與在兒童劇的編創中是創作者需要考慮的要素之一,被倫敦時報譽為國寶級兒童劇作家的David Wood也曾提及「單純的提示語『他在你後面』是可行的,但更好的是不直接向觀眾要求。如果觀眾是被情節所吸引,……這樣的表達方式是值得鼓勵,但若是由角色本身直接向觀眾所求協助,那效果會顯得薄弱。」他認為更好的互動是觀眾自發性的參與。(註1)

  本劇在演出過程中有大量的互動橋段:從開場兩位演員的自我介紹到邀請全場進行開演倒數、咒語教學,現場稀疏的回應可以印證前面提及David Wood的闡述,在劇中為了完成轉場安排扮演小象的演員下台請觀眾依同尋找咕嚕鳥博士時,台上雖尚未換場結束,但飾演咕嚕鳥的演員已就位,現場兒童皆熱心指著舞台告訴主角,但演員卻只能繼續裝傻假裝沒有,甚至還拗氣回應「哪有,哪有?騙人!」這樣的觀眾參與除了為彌補技術需求之外,亦是故意設計的嗎?倘若如此,那豈不扼殺了兒童願意主動參與的熱忱而造成反效果。

  當然,觀眾有些自然的反應是最真誠及主動的參與,當不同的物品藉由演員的表演而「活」了起來,觀眾的驚嘆聲是無法假裝的,而邀請觀眾協助小象與鱷魚拔河的活動,反應熱絡,雖在劇情中稍嫌突兀(透過一段咒語,就能讓時間暫停以找救兵?)卻突顯這樣的安排在劇情中是合理的,成功讓觀眾受感染而產生自發性的慾望去幫助台上「善良」的主角。若能減少刻意(當演員問觀眾是否願意幫忙,有近一半的兒童回答不要,演員先以眼神示意及疑問的「嗯?」後再問一次)及過時的部分(劇中角色駝鳥在台上唱了改編版的「燃燒吧!火鳥」、「我是一隻小小鳥」、「卡門」),必然能讓兒童觀眾在觀劇過程中減少被迫回應卻又懶得回應的窘境,也減少現場不必要的尷尬。另外,筆者認為,若本劇在較小的場館(約200席左右)演出效果應該會更好,物品的能見度也會較高,能做到更細緻的模仿與互動,瀏覽本劇過往的演出場地皆屬中型場館(約500席),轉換空間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演出效果與反應。

  總的來說,《與鱷魚拔河的小象》是部兼具娛樂性與教育性的兒童劇,除了改編著名童話,使用物品劇場這樣的形式也值得讓更多兒童觀眾有機會參與。杯子劇團成立至今已35年,推出包括黑光劇與偶戲等多元的作品逾80件,對於兒童劇的操作有自己的一套發展依循,若能吸收觀眾的回饋,或是改變習慣的手法,打破一些對於兒童劇的刻板迷思及安排,整體節奏及內容勢必會更吸引觀眾的注意力及其急欲參與的反應,也能繼續創作出更多老少咸宜、具創造力的優質好劇。

 

註1:David Wood, & Janet Grant。2016。兒童戲劇:寫作、改編、導演及表演手冊(陳晞如譯)。台北市:華騰。(原著出版年: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