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孩子還是獻給成人的故事?

新評種:羅文君

杯子劇團《與鱷魚拔河的小象》

時間:2018.03.10 19:00
地點:臺南市立體育場

文/羅文君

 

  杯子劇團在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演出「物品劇場」《與鱷魚拔河的小象》,改編自英國獲稱號「桂冠詩人」約瑟夫.魯德亞德.吉普林所寫膾炙人口的經典童話故事《象的孩子》【1】,劇團以這個充滿各種「為什麼」以及讓人驚奇的探險旅程故事文本來改編成兒童劇演出作品,主要是針對3歲以上孩童且親子共同觀賞的劇碼,但文本內容與演出劇情對成人而言也是具有吸引力和啟發性的觀賞體會。

  《與鱷魚拔河的小象》主要由三位演員【2】串起整場劇情的帶動與發展,一名女演員用帽子及襪子來形塑短鼻小象的樣貌,主演充滿好奇心之短鼻小象的主角角色,而另外兩位男演員則是運用各種日常物件來裝扮自己並經由進出場方式以轉換成不同角色:比如用拖把當尾巴加上一塊布披在身上就變成鴕鳥阿姨,或者懸吊塑膠花盆和折疊的衣架的外觀造型代表不同種類的小鳥,以及兩手在頭前撐著折疊板凳就變成鱷魚的大嘴巴等。除了故事主軸短鼻小象口頭禪「為什麼……?為什麼……?」這些讓我們重新思考事物緣由的逗趣發問讓人會心一笑之外,角色們使用日常用具的想像連結並轉化運用,都符合演出文宣強調之物品劇場的核心概念特色,另外也因杯子劇團演員們生動活潑的演出帶出了各種趣味。

  劇情整體結構大多是以兩位演員在臺上互相對戲的演出方式為主,偶而會有演員帶動小朋友參與(在座位上跳舞或上臺幫忙拉開小象脫離鱷魚)的橋段,或者是演員下舞臺至觀眾席與小朋友對話來延伸演出空間感。演出進行同時第三位演員則是會在上舞臺右側(靠近黑幕)桌子區,敲打桌上的鍋碗瓢盆造成各種聲響配合演出及撥放音樂的cue點來製造效果。雖然演員不多服裝道具也過於簡單(就一個在專業鏡框式劇場的場地而言),但因為故事文本本身內容就充滿想像力,情節也高潮起伏不冷場,杯子劇場在這樣的文本基礎底下,演員們稍加運用其長年演出能力和經驗,搬演故事進展的同時與孩子們對話互動,並且在故事幾個特別橋段中加入讓小朋友參與演出的設計,整體演出結構還算是完整流暢也蠻熱鬧的。

  編導董鳳儷將原著改編成描述一隻愛問「為什麼」的短鼻小象,因其表現不禮貌的調皮、直接的個性,讓許多人生氣故而說出他會變成鱷魚晚餐的氣話,小象好奇鱷魚的晚餐是什麼,所以他深入叢林卻被鱷魚咬住鼻子進而被拉長了鼻子……,到此還算是忠實回應原著裡解釋大象長鼻子由來的童趣想像,觀眾們在演出當中跟隨著角色一同經歷找尋答案的過程。

  然而,一個用奇思妙想的豐富想像力來回答小朋友天馬行空問題的童話故事,初衷單純的故事文本,卻在演出的開頭及結尾參雜了成人角度的教化意念,讓整齣劇情演出最後變得世故與說教,讓劇情改編顯得偏離原著文本的初衷——首先是開場的節目介紹:「……吉普林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著名文學家,小朋友們知道諾貝爾文學獎嗎?」原著作者背景之於故事角色場景的文本特色【3】並未進一步說明,卻僅是強調世俗的名氣稱號做為孩子認識文學作家的開始,讓人不禁思考雖然演員們對著小朋友講話,但其實應該是針對成人的家長們吧。

  另外,這麼多可以從原著主題「好奇心」來連結想像力做發揮,或者從關於孩子們成長過程【4】來創意引導的文本改編,編導卻將劇情軸心一轉而變,中途突然出現一個特別情節:短鼻小象遇到樂觀的獨腳小豬【5】,小豬說他因為不聽話獨自去叢林所以被壓斷一條腿,並進一步由兩人對話中點出獨腳小豬正面思考的態度:「只剩一隻腳也有優點喔,因為可以一直跳跳跳喔──」;後來短鼻小象因好奇心獨自去找答案時卻被鱷魚欺騙拉長鼻子而被眾人嘲笑,後來大家發現長鼻子的用處後,缺點變成優點,於是「長鼻子小象」呼應「獨腳小豬」,故事演完劇團演員們更特別齊聚在舞臺上跟小朋友分享這個故事的中心意義:「我們不要因為缺點而自卑,要從缺點發現優點,不管自己長得怎樣都要活的自信、樂觀」的正向思考作為總結,讓原著文本初衷的豐富寓意突然變得扁平而又單一。

  故事裡(尤其是整部《原來如此的故事》)軸心是為著單純回應對所有事充滿好奇心的孩子,關於『為什麼─原來如此』兩者之間的因果用想像力來填滿的用意,杯子劇團在演出裡以物品劇場的表現形式作為引導小朋友們創意的啟發是非常有趣的,但是將劇情平舖直述的演完文本架構,並沒有著墨於原著內涵,卻又加上特別改編的某種教化用意的內容與台詞:「問問題時要有禮貌」、「不要自卑跟別人長得不一樣」等等,到劇終謝幕時,孩子們對於作品的想像空間和與演員的對話交流竟是結束於一個成人世界觀「禮貌、要聽話」作為與「正向思考」意義的思維引導。原著作者當初撰寫這系列童書故事時其實是為了他早逝的年幼女兒【6】,從單純面對孩子們純真疑問的角度來引發出豐富層次想像與寓意的文本內容。而杯子劇團編導將原著改編成兒童劇,當劇情著重在單一對話形式的扁平化橋段設計:強調主角小象的不乖、調皮、愛發問,因為遇到挫折(被鱷魚欺騙)轉而變乖變禮貌,擁有長鼻子幫長輩拿蘋果、跟長輩道歉了所以獲得大家的肯定等等,這樣的處理手法已經落入了成人角度的思維模式。

  回到創作的初衷:兒童劇主要是給誰觀看的?或許在沿用原著文本改編成兒童劇演出時,可以先放下成人觀點的教化編寫,而從孩子們純粹好奇心出發,讓劇情著重在充滿創意激盪及思考引導的想像空間,讓孩子單純享受原著所帶來的妙趣歷程和各種「原來如此」幽默詮釋的心智啟發吧。

 

註釋
1、原名《The Elephant's Child》收錄在《原來如此的故事(Just So Stories for Little Children)》一書,臺灣有出版許多改編自該故事的繪本童書如《與鱷魚拔河的小象》、《大象大象鼻子長》、《大象的鼻子為什麼那麼長》等。

2、因為索取到的節目單並沒有標註演員名字,故在此無法註明。

3、《與鱷魚拔河的小象》原著文本兼具文學藝術性與教育啟發性,許多關於兒童成長的議題大多會依據這個故事來延伸其隱喻的意義做對照討論(如〈我最愛的六個僕人〉,政大名譽教授吳靜吉,2012-07-05,親子天下,2012-07-05),而因為吉普林除了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著名文學家,更因為他印度孟買的出生背景同時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叢林探險家,所以在他的故事裡更有著豐富多彩想像力和異國文化特色。

4、可參考劉仲敬翻譯版本〈大象寶寶問問題〉提出了該故事引導出的成長過程:認識世界─探索真理─堅持夢想─尋找導師─量力而行─認識自己。(《原來如此的故事》,作者:[英]魯迪亞德·吉卜林著,劉仲敬譯,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

5、吉普林《象的孩子》有很多改編版本,但大部分都沒有獨腳小豬的角色,猜測是導演為了演出需要而改編追加的戲碼。

6、詳見《原來如此的故事》簡介介紹: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CN11279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