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與小提琴的熱切交織

新評種:廖哲羚

黃俊文與黃海倫《黃俊文與黃海倫二重奏之夜》

時間:2018.03.15 19: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廖哲羚

 

  在國際樂壇相當活躍的小提琴家黃俊文,以及從天才兒童轉變為鋼琴家的黃海倫搭配,兩位國際演出頻繁的台灣樂壇之星終於來到台灣,進行台北、台南、新竹一連三場的弦樂二重奏演出。表演的曲目從浪漫橫跨現代,相當鮮明。這也是旅美的黃俊文演奏生涯中首次在故鄉的個人專場演奏,實屬難得。

  德佛札克《為小提琴與鋼琴的G大調小奏鳴曲》作品100,是小提琴音樂會的熱門曲目,作為該場音樂會的曲目之首亦是相當引人入勝。黃俊文的琴弓一下,便是毫無保留的慷慨激昂,舞台魅力不在話下。黃海倫的琴聲,舒服而深沈的共鳴著。曲子的四個樂章從明快而帶有歌謠風格的第一章開始,第二章稍緩板開始款款吐露情懷,第三樂章一起頭,只見黃俊文表情一振,由三拍帶起歡心的舞曲氛圍,第四章快板與前面呼應,在悠揚後堆出了振奮的結尾,娓娓表露了祖國的憧憬及故鄉的民謠情懷。

  普羅高菲夫《為小提琴與鋼琴的F小調第一號奏鳴曲》作品80,是敘事性相當強烈且前衛的曲目,創作於19世紀末工業革命之際,樂曲一開頭便揭示了俄國高壓政權下與世界動盪之際的衝突與惶恐,不和諧的小調令人不斷繃緊神經,第一樂章沈重、詭譎而不祥。第二樂章道出戰爭,魯莽的快板和霹砍的奏法,雖是C大調,但仍有著慌亂與和諧的衝撞。第三章進入夢境中迴旋,鋼琴的六連音兜轉著意念,單調的大調恍若亂世的一縷白日夢,漸漸地卻在庸碌下化成噩夢,最終在淒涼悲苦中黯淡終止。第四章極快的破題,彷彿看見光明而行動,忙碌中卻突然出現躊躇的5/8,7/8,8/8拍潛伏,來回幾次後,最終仍以茫然落寞結束。而結束時兩位演奏者停駐了許久,憂傷的沈寂盤旋迴盪於空中。作曲家將苦由音樂傾吐,起頭藉由演奏傳染了台上眉頭深鎖的小提琴家,再將這股情緒渲染給了觀眾。

  原為鋼琴曲的史考特《蓮花國》作品47第1號,是在二重奏之外較少聽到的曲目,後經小提琴家克萊斯勒改編為小提琴作品。〈食蓮花的國〉典故於荷馬史詩《奧德賽》中記載,士兵們迷失在一個神秘的島嶼,因食了島民給的蓮花而沈溺,忘卻一切且陷入幻覺。這是一首相當成功的改編作品,悒鬱灰暗的固定拍作為開頭,帶領聽眾如海上迷霧中的士兵一般漂流,而後彷彿漸漸嗅到奇香,荼蘼的蓮花開得燦爛如夢如幻。薩拉沙泰〈安達魯西亞浪漫曲〉,兩位演奏者像相輔相成的雙人舞者,全曲以鋼琴三連拍貫穿,可以想像一幅小提琴擺動迴旋而鋼琴沈穩帶舞的畫面,從大步邁開,到重步迴旋,再到輕步兜轉,小提琴的音色無懈可擊,最後再回到伴奏型態的抒情主題,於情於技,皆是令筆者動容的一段出色演出。

  聖桑的音樂格調高雅、主題明確而井然有序,以古典時期為底發展出法國式的浪漫,被譽為是法國浪漫時代精神的代表人物。曲目的最後,帶來了《為小提琴與鋼琴的D小調第一號奏鳴曲》作品75,這是一部奔放且充滿張力的作品,跳脫出奏鳴曲的既定風格,在形式上有如協奏曲的華麗樂段。本曲小提琴所用的技巧絢爛,鋼琴的份量則格外重要,在此可以聽出黃俊文與黃海倫搭配之絕妙,在整體安排上亦是很好的結尾曲。

  表演結束後,兩位演奏家跳起身來擁抱彼此,黃俊文與黃海倫的技巧皆相當精湛,黃俊文情緒投入而節制,音色悠揚溫潤而有彈性,黃海倫越發沈穩且詮釋到位,在搭配上輕重得宜,最後還為意猶未盡的觀眾帶來兩首安可曲。整體而言,曲目的安排上因為情緒轉換多變而略顯疲勞,雖可以感受到演奏者的投入及用心,但也因每一曲都有著強力的氣勢及細節而容易失去重心,導致獲得的回饋反而趨於貧乏,實為可惜。但無疑地,這是一場相當高品質的聆聽體驗,相信兩位演奏家的生命及演出,也在聽眾中們的心中渲染了一絲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