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思鄉,聚焦呂嘉與NTSO

新評種:沈倩依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巨觀交響四—峰迴路轉:布魯克納第三》

時間:2018.03.25 14:3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

文/沈倩依

 

  巨觀交響系列音樂會是國立臺灣交響樂團這一樂季所推出的系列音樂會之一,曲目圍繞在馬勒、史特勞斯、布魯克納與華格納等音樂大師的大型管弦樂作品上,並由不同客席指揮領銜演出。今天的節目由指揮家呂嘉帶領交響樂團於台南市新營文化中心演出,曲目包含了旅美作曲家陳士惠的〈菅芒花〉大提琴與室內管弦樂與布魯克納的第三號交響曲。〈菅芒花〉的大提琴獨奏部分,由潘怡慈擔綱演出。本文將淺談陳士惠如何將思念故鄉的情緒轉化成音樂,並且分析呂嘉和NTSO如何呈現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

  陳士惠由作家黃春明的詩詞發想,將主題圍繞在家鄉──台灣上,融合思鄉之情,譜寫成〈菅芒花〉大提琴與室內管弦樂。此首管弦樂曲共有四個樂章,分別採用黃春明的四首詩:〈菅芒花〉、〈吃齋唸佛的老奶奶〉、〈龜山島〉、〈國峻不回來吃飯〉,詩詞描述老百姓的生活日常。或許是前三首詩帶有些許童趣,陳士惠在樂曲中加入打擊樂器的獨奏片段讓音樂更活潑;例如在〈吃齋唸佛的老奶奶〉中,設計了鐵琴與大提琴的對話;在〈龜山島〉中呈現木魚的獨奏片段。然而,〈國峻不回來吃飯〉的內容透露出黃春明的喪子之痛。因此,陳士惠將歌仔戲裡哭調般的旋律放在大提琴獨奏片段中,表達出為人父母的感同身受;大提琴家潘怡慈則以精湛的技巧與多變的音色詮釋此樂章中父母等不到孩子回家的哀痛,讓人為之動容。

  呂嘉擅長營造樂曲情境,讓各個樂章與主題個性鮮明,音符中透露出他對音樂的掌控力與自信。例如在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中,導奏接入第一主題的片段,從小聲開始,他仔細地推疊音色到主題呈現,讓不同樂句自然地轉換;在第二樂章中,聖詠般的旋律出現時,讓人感受到平穩的情緒;進入第三樂章時,他迅速將情緒推至高亢激昂,之後轉到詼諧、類小步舞曲片段時,讓人想隨之起舞;在第四樂章中,呂嘉將音樂戲劇性推到高峰,可以聽見他對樂句設計的用心。指揮對於空間與聲響的要求細膩,觀賞位置是面對舞台的右側且靠近舞台,這個位置因為各樂器聲音反射的角度不同且時間差較大,容易造成音響的失衡,但筆者沒有發現這個問題。

  NTSO的演出很精彩,無論是弦樂音色的一致性,或是木管獨奏片段的技巧,抑或銅管與打擊營造氣勢的渲染力,在在顯示了交響樂團的演奏功力。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法國號的獨奏片段。好比在布魯克納第一樂章中,吹奏者必須在大跳音程之間,表現圓滑音與跳音;在第二樂章中,必須吹奏平穩的長音,對管樂器來說,吹奏長音必須維持音質的清晰度與音高的準確度,這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法國號在這些片段的音質、音準與音型的轉換,都表現得很到位,令人折服。此場音樂會較可惜的部分是演出的場地,以布魯克納交響曲的編制來說,如果能在大一點的空間演出,會有更好的效果。

  古典音樂會的聽眾人數和電影音樂會比較起來,似乎少了許多。或許是認為古典音樂會的聆聽門檻較高,沒有學樂器或不懂理論就無法理解,因此設下了和古典音樂的距離。但是,聆聽古典音樂的面向可以很多元,除了認識作曲家生平與創作手法,也可以從音樂本身切入。舉例來說,試著找出音量大小與旋律的關聯性,有助於理解音樂的特性;注意演出者如何在音量的強弱中轉換,因為這些轉折往往是細膩且迷人地。然而,這些細節透過機器播放卻是容易被淡化的,因此,期待在未來有更多人能進入音樂廳聆聽古典音樂,探索新的聽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