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樂與國樂的可能性

新評種:劉悉達

李飈X臺南藝術大學民族管弦樂團《世紀之舞‧飈樂》

時間:2018.03.23 19: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劉悉達

 

  傳奇作曲家兼指揮家Pierre Boulez曾說「21世紀是打擊樂的世紀」,打擊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然而作為一種演奏技巧卻還十分新奇,在其他樂器的使用都已登峰造極之時,打擊樂作為展演形式還是一個年輕且具有發展性的領域,自1931年作曲家瓦雷斯完成的作品-《電離》,首次將打擊樂演奏單獨呈現於舞台以來,打擊樂樂器的改良及編制及打擊樂家的技巧都有大幅提升。李飈上為世界為數不多的獨奏打擊樂家,多次演出拉丁、亞洲與非洲等各地現代及傳統打擊樂器,其打擊風格強烈,情感豐富,經歷在諸多世界著名音樂節中獨奏演出,並同其他世界知名樂團成功合作,帶著自己向世界重新介紹打擊樂。  

  臺南藝術節進入第七年,2018年將音樂表演主題定調為「宏大靈巧」,而打擊樂確屬切題。特邀打擊樂演奏家李飈,與臺南藝術大學民族管絃樂團合作,演出他與作曲家孟可共同創作的大型打擊樂交響詩《世紀之舞》。音樂會上半場,以已故當代民樂作曲家彭修文的《誼之風第二號-寶島》開場,樂曲的慢板部分以二胡首席的獨奏開始,其音色柔美,婉轉悠長,頗能表達遙望的思念之情,琵琶的表現亦讓此曲古風盎然,二胡及低音提琴聲部表現突出,替整個樂團的其他聲部做了良好的襯托,高音聲部的樂器更顯高亮清脆,歌曲中段的層次更突出。進入歌曲快板部分,旋律高亢,歌舞昇平又氣勢萬鈞,可惜各聲部一齊演奏時,受限於國樂裡彈撥樂器的聲音較單薄,被吹管樂器的樂聲掩蓋過去,又鈸開始打擊,聽起來有些吵雜。

  接著,《世紀之舞》登場,第一樂章〈節慶〉,由吹管樂器像航海手吹奏號角般為整首樂曲的啟航揭開序幕,李飈的以傳統的小鼓握棒方式的打擊十分富有力道,每一下都重重的敲在鼓面上。鼓聲停頓時,弦樂及吹管聲部就接續著帶領樂曲前進,一來一往中最後兩個力量合在一起,在李飈堅定又從容的鼓聲中結束了精采的樂章。第二樂章〈秋天裡的夢幻〉則主要呈現多樣的打擊樂器合奏,讓聽眾直接感受打擊樂器魅力,李飈以多琴槌的方式演奏聲音清脆又富有靈性的顫音琴,展現了與〈節慶〉截然不同的擊鼓技巧,他以極輕卻富有韻律的方式控制鼓棒,打擊出輕柔卻綿長的樂聲,迴盪在整個演藝廳中。五個年輕的打擊樂手,或以手擊或以鼓棒敲擊非洲傳統手鼓及木箱鼓,透過打擊速度及力道的變化產生的每個獨立音響各自展現出打擊樂器的不同音色,最後堆疊成熱情又強烈的節奏。雖打擊過程中,部分打擊合奏出現落拍情形,導致聽覺上有些許雜亂,卻不影響整體氣氛。在短短二十分鐘的《世紀之舞》演出後,現場觀眾群情激動鼓掌良久,無一不被打擊樂的激情熱力穿透並深受感動。

  進入下半場,則由曾獲第二十七屆傳藝金曲獎最佳創作獎的《陣》開始,這首融合了民俗廟會陣頭及京劇元素的歌曲極具故事性,中段彈撥樂器與弦樂器所合奏的旋律幽美,而歌曲前段與末段以北管作為主奏的部分,無論是樂曲形式上的刻意模仿或是樂器選用的安排,皆相當明顯地強調廟會意象,在演藝廳裡演出民間的《陣》,這種空間與情境上的錯置除了趣味性外,亦是實驗著廟會文化在不同場域間的可能性。二胡協奏曲《喬家大院》,由趙季平譜曲,是當代知名的民族交響樂曲,由聲樂家林姿吟演唱,二胡獨奏蔡鎮宇及國立臺南藝術大學民族管弦樂團在此展現了多元的技巧,將各個樂章中歌曲的起伏跌宕表達得相當準確。唯一缺點是在經歷了激情的打擊表演及廟會北管小調的震撼,對筆者而言,欣賞四十分鐘相較平淡的完整版《喬家大院》是有些吃力的,在曲目安排上顯現情緒的落差,顯得整體曲目分配上不夠平衡。

  整場演出除李飈氣勢如虹外,本場指揮顧寶文,指揮風格細膩沉著,不只指揮著各音部強弱速度,亦牽動著整場的聽眾情緒。不得不提的是臺南藝術大學民族管弦樂團的表現亦相當成熟,展現了高度的可塑性。筆者認為比起李飈與西樂交響樂的配合,李飈與國樂樂團的搭配在聽覺上更加和諧且有相得益彰的效果,讓人不禁期待未來有更多的作曲家以新的音樂形式挑戰國樂樂器的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