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食」入戲:味道與記憶

新評種:楊珺涵

林羿成、陳明緯《被留下的魚》

時間:2018.03.18 19:00
地點:大南門城藝術特區

文/楊珺涵

 

  府城以美食小吃及古蹟而著名。今年臺南藝術節首次推出「佰元食驗場」,票價僅一百元,並以「食」為題,欲在表演中結合美食及在地歷史建築;這次共推出有六齣作品,包含了戲劇及音樂形式。而這次我所觀看的是林羿成、陳明緯編導合作的《被留下的魚》,於大南門城演出。該劇以虱目魚做為回憶的載體,串起現在及過去。

  今年「佰元食驗場」的主題,令人想起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在2016年推出的「味道劇場」。以食物為主題的表演有一種是Culinary Theatre,即以食物的展演(performance)為主體,例如表演上菜或烹飪的過程,另一種則是以食物為引子,聯結角色的回憶和故事,《被》一劇屬於後者。劇情敘述有一次柏翔被母親叫回老家,無意間了解到失憶的阿嬤和已過世的阿公年輕時的美好回憶,也了解為何阿嬤一直堅持煮著那鍋虱目魚丸。阿嬤自己不吃虱目魚,卻仍持續補織漁網、煮虱目魚丸湯,只因這虱目魚丸是阿公年輕時親手教給她的。其實,對這樣的故事架構,我們並不陌生,藉由親人的死亡導引出過去陳年舊事,使沉潛的回憶浮出表面。短短四十五分鐘的表演,故事說來其實平淡,但相當生活化。斯人已逝,留下的虱目魚卻是思慕的延續。

  環境劇場的特色之一是縮小演員和觀眾的距離,演員可能穿梭在觀眾之中,觀眾也可能隨著表演的場域轉換而跟著移動。本劇是以觀眾在定點的觀眾席觀看,演員則可能出現在主舞臺、外城牆、或是穿越觀眾席。在表演空間上,為分割現在和過去的空間/時間,搬演阿公阿嬤的年輕往事時讓演員使用外城牆,而觀眾前的主舞台為現在的老家,外城牆旁架了一張桌子,上面擺著煮虱目魚丸的鍋具。內城門上的空間則是用來架燈具。有一景的處理是在外城牆上投影,放映漁網的影像和阿公阿嬤的往日舊照,歲月的光影在老舊城牆上流逝,不變的是城牆前的桌上,仍舊有人煮著那鍋虱目魚丸湯。若從廣義表演研究的角度,建築亦在表演,甚至可以說觀眾在戲開始前,在外城門外等候的時候,大南門城便已在觀眾前展演了濃厚歷史氛圍。由觀眾進城門開始,便給了個印象:這是屬於府城的故事。

  一些設計上也看的出製作團隊的用心,包括外城門門口掛的那面漁網、觀眾席的長板凳。而現場也看的到演員親自搓虱目魚丸的過程。還有當舞台上阿嬤端出虱目魚丸湯給孫子時,觀眾同樣也從幕後人員手上接下一碗熱騰騰的虱目魚丸。其實入場前,製作團隊便給了觀眾一雙免洗筷,有如入場券憑「筷」入場,雖然這樣的做法也讓觀眾心裡有了底,預設了演出過程可能有品嘗的機會,稍稍降低了「上菜」時的驚喜感。

  整體而言,此次「食」驗不論是主題或價錢都很平易近人,為一齣溫馨小品。對食物的記憶,小至個人,大至群體,做為臺南人,對虱目魚總有特別的情感,就像劇中的柏翔,想到故鄉,總忘不了從小吃到大的虱目魚料理。而在大南門城內看演出,對許多人應該也是第一次。劇場不必然只存在於室內的表演空間,觀眾不一定要花大筆錢才能看一場戲,環境劇場彰顯了生活周遭的各種場域都可以是劇場。然而,我認為環境劇場的計畫不應只淪為噱頭,在發展的過程中可以深思的是,在不耗損歷史遺跡的前提下,還能如何活化空間、甚至和歷史空間有更多的對話和聯結。臺南擁有豐富的飲食文化和歷史遺跡,希望可以期待接下來其他「佰元食驗場」的「食」驗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