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進心中的琴聲

新評種:廖哲羚

匈牙利鋼琴王子–亞當佐治 鋼琴演奏會

時間:2018.04.22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文/廖哲羚

 

  《匈牙利鋼琴王子-亞當佐治演奏會》,是匈牙利鋼琴家亞當•佐治在台灣的首演。亞當•佐治在2012年亞第十四屆歐洲足球錦標賽開幕表演(UEFA Euro 2012 Opening Ceremony)上開始為一般大眾所知。亞當•佐治從四歲開始彈琴,18歲至24歲時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就學於有著古老傳統的著名音樂學院李斯特音樂學院(Franz Liszt Academy of Music,1875年由弗朗茨·李斯特創立)。本次演奏會帶來2017他在卡內基音樂廳的曲目,開頭由自創曲《一日紐約》(A Day in New York)串聯著蕭邦的《C小調夜曲》(Nocturne in c minor Op.48, No.1)、《A小調瑪祖卡舞曲》(Mazurka in a minor Op. 17, No 4)、升C小調瑪祖卡舞曲(Mazurka in c sharp minor Op.6, No.2)一氣呵成無間斷演出,接著是李斯特的《弄臣模擬曲》(Rigoletto Paraphrase)、《鐘》(La Campanella)和《第二號傳奇曲》(Legend No.2 ” St. Francis of Paola Walking on the Water”),最後以蕭邦的《第二號詼諧曲》(Scherzo in b flat minor No. 2)結尾。

  《一日紐約》是亞當•佐治的自創曲,描述著他在紐約的經歷及心境,此次表演的是其中一段《島嶼》(The Island),不斷交錯的旋律堆疊,描繪著紐約繁忙的腳步與來自世界各處的人們,在這個大熔爐中,用各自的旋律譜出一首和樂輕快的曲子,在此曲中可以感受作曲家兼演奏者對人們的善意和樂觀的個性,是相當有感情且令人舒適的曲子。

  蕭邦的夜曲為富感情的緩板,是夜曲中最沉鬱的一首,情緒回歸內在,旋律單純而仰賴鋼琴家的彈性速度來詮釋,對應出了唯美的情境。瑪祖卡舞曲係蕭邦故鄉波蘭的音樂,蕭邦寫了不少瑪祖卡舞曲,這些舞曲不僅反應了蕭邦奔放的個性,亦抒發了作曲家最原始也是最質樸的愛國情懷。A小調Op. 17, No 4 帶著北歐民族的沈靜傷感,仿若輕柔的沈浸在回憶中揮之不去。三段體的C小調Op.6, No.2 則有著活潑的鄉村風格,Op.6是蕭邦在世時的瑪祖卡舞曲最初四首,把對祖國的思念帶來的惆悵、憤怒、傷感、無奈刻畫至深。無停頓的方式將情境鋪成出更有趣的想像空間,情感的感受上也因轉折而有了故事性,是相當有意思的一種詮釋。

  接著是同為匈牙利人的鋼琴家及作曲家李斯特的《弄臣模擬曲》及《鐘》,其所創作的鋼琴曲以難度極高而聞名,在上一段情緒的刻畫之後,充分的展現了鋼琴家精湛的技巧。《弄臣模擬曲》改編自威爾第的歌劇《弄臣》第三幕四重唱《美麗的愛之女》(Bella figlia dell'amore),原是描述劇中公爵與瑪達蕾娜,室外的弄臣與愛女吉爾達,兩批人心情一喜一悲的照應,在李斯特的改編後成為輕快而充滿華麗的曲子,波瀾迴轉而有張力。《鐘》是涉及相當多技巧的鋼琴曲,華麗而燦爛,此曲的詮釋在各鋼琴家的版本中相當容易感受到不同,亞當•佐治的版本深層而坦率有力,右手大跳躍的部分穩定且強烈。《二號傳奇曲》是較少見的李斯特曲目,相當能代表描寫性音樂,敘述聖者在水上行走的奇異情境,亞當•佐治在演奏此曲前特意沉澱了一下,帶出立體且具戲劇性的流暢描寫,彷彿腦中出現了保羅聖方濟披著翻飛斗篷的身影,踏步在被風吹動波浪中。這三首曲目在鋼琴家的演奏下,除了其高超的手指技巧外令人讚嘆,其所詮釋的李斯特亦充滿母國情懷,也因此被《CNN》和《紐約時報》形容為最道地的李斯特與匈牙利文化代言人。

  整場音樂會以《第二號詼諧曲》作為結尾,在高亢的蕭邦中結束,觀眾的情緒也隨之激昂,由結束後的掌聲可以得知這樣的曲目,是將表演結束在高潮的好安排。此曲是蕭邦四首詼諧曲中最著名的一首,開頭的降B小調帶著惱怒的怪脾氣,卻結束在關係大調中,交織著愛恨情仇,充滿著劇烈的情緒變化與對比,相當迷人。

  亞當佐治的琴聲在最後一個音符的迴盪之後回味無窮,是各方面皆相當難忘的一場演奏。鋼琴家對於原曲的理解與把握,呈現在溫厚開朗的音色裡,可感受到其親和的個性在彈奏中流動,每曲中的情感分配得宜且真誠,技巧則是相當精雕細琢。在一場鋼琴獨奏會中,去聆聽一位演奏家的詮釋,並由其深入淺出地察覺演奏家的個性及樂曲的共性,是相當令人陶醉的一件事,每一指都是精煉過後方遞給觀眾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