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我喜歡的那種

新評種:莊淑婉

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展翅高飛——起飛吧!》

時間:2018.05.20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文/莊淑婉

 

  「這不是我喜歡的那種」,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小女孩在開場不久後默默說了這句話,也是整場演出最令我省思的一句話。

  《展翅高飛——起飛吧》改編自美國劇作家Anne Negri的劇本《With Two Wings》,由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首度改編為中文版,並且明確定位為兒童劇,因而演出現場不乏有兒童觀眾,開演前,有一群國小學童跟隨安親班老師入坐前排觀眾席。一開場,主角小翼與媽媽一起說著小男孩學飛的故事,如果男孩飛得太高,翅膀會被太陽燒掉;如果飛得太低,翅膀浸到海水,會沉入海中淹死,要剛剛好飛在中間。然而,本文開頭所提的小女孩所說的話,就是在這段開場後說出,到底問題出現在哪裡呢?

  從戲劇本身與外在因素兩方面略為分析可能的問題來源,首先於戲劇而言,似是序言也像是詛咒般的小男孩故事,以敘述夾入歌唱的方式表達,又搭配上飾演小翼的演員模仿小孩而幼稚化的表現,以及小翼與父親兩人之間以自訂的肢體動作來打招呼、溝通情感的設計,類似朋友之間會擊掌、撞屁股等的行為,以上這些唱歌、肢體動作、聲音行為模仿等,都是兒童劇常使用的手法,但這些手法似乎沒有吸引到現場兒童觀眾的目光,讓兒童們因劇情有所反應,如因劇中的歌唱或有趣的動作而與身邊的其他兒童偷偷地歡笑交流,反倒從他們的背影感受到不明所以的尷尬。歌唱部分像是仿效美國音樂劇的表演方式,但卻不夠成熟,咬字也不夠清晰,甚至使用較為文言的字詞,如「幼雛」,對語言能力正在培養中的兒童來說,容易聽不明白;動作幼稚化的程度似乎更適合幼稚園和低年級的孩子,好似無法引起中、高年級的國小學童與主角之間的共鳴,明顯看到前排的孩子並未十分投入演出之中,畢竟中、高年級的兒童已經想著要變成大人、期待成熟,反而大人世界的事物會令他們感興趣。另外,還有偶戲以及觀眾互動,亦為兒童劇常用的手法,此劇也試圖使用,但是卻顯得不足,如威威出場時以手偶吸引小翼注意,卻只出現這一次,曇花一現;又如發予觀眾的互動學習單,完全沒有使用,令人不明其用途,可惜了一項手法。再者,還有一個客觀外在因素,想起開演前,這群國小學童互相玩著手機遊戲,比較誰的得分最高。現在的孩子出生於網路時代,對於影像、螢幕非常熟悉,早已經接受影視的刺激,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隨手一滑即能觀看影片、玩遊戲,虛擬世界中的娛樂選擇眾多,然而真實世界裡的劇場,在此姑且算成一種娛樂活動,對他們是另一種刺激還是老派的娛樂?

  反觀地,父母、成人所得的啟發也許比小孩來得深刻。劇中鳥人主角小翼的父母,一人因跌落而翅膀受損,一人則是遭受灼傷失去一翼,兩人皆無法飛行,尤其是母親因此遭受他人的嘲諷,於是全家遠離群聚的城市,來到森林獨自生活,並且制定許多規矩,禁止健全的小翼學習飛行,務必穿戴斗篷遮住翅膀,並且避免接觸他人,希望能夠保護小翼。從中可以明顯得到劇作家所給予的訊息,許多父母會以自身的生命經驗來限制子女的發展,但每個人的人生不同,父母的自身經歷不一定會發生在子女身上,如何拿捏對子女的限制,如何學著放手讓子女發展,都是父母值得去思考的課題。

  一句「這不是我喜歡的那種」是一個最直接的回饋,假如劇中小翼發現自己的父母為翅膀殘缺的殘障人士是劇作家要給觀眾的殘酷,那麼這位小女孩觀眾的一句話則是給劇場的殘酷。雖然只是一個兒童觀眾的意見,觀眾本來就可以喜歡或不喜歡一個演出,也不代表觀賞過此製作的全部觀眾的想法,但仍能從這句出自目標觀眾群——兒童口中的一句話,去思索兒童劇的定位,如何拿捏出老少咸宜、剛剛好的尺度,使成人、國小生、幼稚園孩童都能一起投入到戲劇之中,真正成為一個親子戲劇;抑或將目標觀眾群再切割,細分成兒童劇與幼童劇,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孩童心理設計戲劇,也是另一種嘗試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