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之下的群體焦慮

新評種:何玟珒

HPS舞蹈劇場《瞳孔下的灰白》

時間:2018.06.03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文/何玟珒

 

  「焦慮」,這是筆者觀賞舞作時當下的感受。HPS舞蹈劇團以精神疾病為發想,製作了這齣《瞳孔下的灰白》,整體表演被分為四支舞蹈,分別為〈無聲的對白〉、〈夢.鏡〉、〈窺視〉和〈分裂〉,編舞上運用了非常多反覆、瑣碎的動作,舞者的表情驚惶或茫然,焦躁或恐懼,擬仿著精神病患者的諸多舉動,輔以投影和音樂的效果,試圖引起觀眾的不安之感。以舞蹈表現來看,《瞳孔下的灰白》以現代舞為主軸,雜揉了多元的舞蹈類型,本文僅將記錄筆者此次觀舞時所理解的舞作意義,並以四支舞蹈的編舞觀察來分析此作品。

  第一支舞以舞者自臺下踩踏椅背,橫越觀眾席到舞台上,為整場表演拉開序幕。在〈無聲的對白〉中舞者倆倆為一組,男男、女女、男女,各自錯落時空舞蹈,似是在搬演現代男女關係;〈夢.鏡〉以舞者兩人依序面對面而舞,照鏡子般地做出相同的動作,如隱喻人和人交往關係的從屬;〈窺視〉用無數眼睛的投影開場,一名兩人高的男子自舞台上的門中走出,踩踏、控制相對矮小的女舞者們,似乎是在詮釋父權與女性兩者之間的關係;〈分裂〉用了九只帶輪子的白箱為道具,舞者隱匿箱中,待獨舞者舞畢之後才離箱舞動,表演者將頭臉以絲巾重重包覆,不辨容顏,彼此之間具有高度同質性。

  舞者清一色身穿白上衣、白短褲,相同的衣裝打扮如制服,最後一場的〈分裂〉更是將辨認個人與他者的容貌掩去,每個人生著同一個模樣,將舞者以同質性的外表包裝。而從舞蹈動作來看,印象深刻的一幕為舞者排成一列,各自做出不同的舉動,緊張地四處張望或反覆搓手,顫抖或不停地抓頭……雖然舉止不同,但是其流露的情緒是一樣的,焦慮感彷彿是當代人們的共同疾患,情愛、疏離、霸權、認同影響了我們這個世代的所有人。

  就筆者觀之,每一支舞作至少都能辨認出兩種以上的類型,有類似傳統武戲的毯子功練習、街舞的滯空動作、競技拉拉隊的特技拋接和主要的現代舞風格,多元舞蹈元素拼貼而成的舞作,不同舞風並置在同一個舞台上,然而在觀賞過程中,筆者觀察到表演中有許多 相似的動作重複地在四齣舞蹈,甚至是同一支舞蹈中不斷出現,不禁讓人好奇,如此編排的用意是在試圖反應現代人無意識的、日覆一日的行為再演,還是單純只是因為創作者或舞者的習慣或偏好呢?

  總體而言,個人認為《瞳孔下的灰白》不失為一齣精彩的舞蹈作品,但是反映現代社會生活的舞蹈小品數量不少,在前有大師經典的跨時代作品,在同時空亦有其他編舞家將自己當下社會的所知所感編入舞作裡面,在眾聲紛雜的舞步之中,編舞者如何找到自己的步伐和風格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