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脈絡中,聽見細膩的詼諧曲

新評種:沈倩依

《詼諧曲》盧易之鋼琴獨奏會

時間:2018.05.30 19: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沈倩依

 

  「詼諧曲」從字面上解釋,是輕鬆、幽默的,然而,蕭邦顛覆了這些既定印象,從曲式結構到音樂風格,跳脫詼諧曲原本的框架,不僅擴充樂曲架構與長度,還賦予了或糾結或哀傷或悠然等不同情緒。鋼琴家盧易之根據詼諧曲的發展脈絡安排曲目,以海頓的奏鳴曲呈現詼諧曲在古典時期的樣貌;以蕭邦的作品當作音樂會的主軸,代表詼諧曲在浪漫時期的轉變;以布拉姆斯的音樂,代表詼諧曲在浪漫時期不同的面貌;最後呈現自己改編的台灣民謠,以趣味、詼諧的風格作替音樂會畫下句點。筆者將透過樂思、音色等層面,探討盧易之如何呈現風格迥異的詼諧曲。

  在樂思方面,盧氏以清晰的思路,向聽眾清楚地呈現樂曲架構與和聲走向。例如蕭邦的第三號詼諧曲,他精確地彈奏出雙手八度雙音、單旋律快速琶音與半音階,將這些被視為炫技的片段,包覆在和聲的起承轉合中,不因華麗的炫技失去樂曲架構。在布拉姆斯的詼諧曲中,相對於蕭邦綿長的旋律,是較為短小的動機,樂句容易被切割,而演出者巧妙地將這些動機串聯,讓聽眾聽到音樂的大方向。

  又例如改編曲「青蚵嫂」中,他以類似變奏曲的手法,豐富了和聲與音響效果,在理智的框架內抒發情感,彈奏出不為濫情而放肆的彈性速度;盧氏巧妙地保留了原曲的主題旋律,配合歌詞意境,讓音樂呈現更大的戲劇張力。因此,他在擴張音樂織體的同時,筆者能清楚聽見原主題架構,亦能感受到歌詞所描述的積極、努力就能出頭天的意喻。

  在音色方面,盧氏以豐富的色彩呈現不同聲部,並且精緻地雕琢聲部之間的比例,就像改編曲「採茶歌」中, 在主題與伴奏音域相近的片段,利用音色對比,以較亮的色彩呈現主旋律,將聲部區隔開來,以適當的音量比例,清楚呈現主從旋律線條。面對不同風格的作品,他改變觸鍵,讓音色或柔或剛,例如在布拉姆斯的詼諧曲中,相較於台灣民謠改編曲偏柔的音色,他以較直接的觸鍵,呈現剛硬剛強與雄厚的聲響。他的演奏充滿爆發力,表現在蕭邦第一號詼諧曲,第二段慢板音樂接到第三段熱情如火的原速,在極為短暫的瞬間,音樂由緩慢柔和轉變為緊湊快速,表現出劇烈的變化性。

  從這場音樂會中,筆者感受到盧氏的別具巧思,其節目單設計有別於正式、拘謹的版面,以活潑、逗趣的方式呈現,緊扣詼諧的原意;此外,他在演奏每一首樂曲之前,以輕鬆的方式,向聽眾介紹音樂的創作背景,有別於節目單上制式的曲式分析,更顯得平易近人。曲目安排、樂曲介紹與節目單設計這些細節,讓音樂會更具完整性,演出者不只讓聽眾聽見細膩優美的琴聲,也讓聽眾從歷史脈絡中了解詼諧曲的發展,釐清詼諧曲的意涵。對筆者而言,這不僅是一場成功的鋼琴獨奏會,也是一場收穫良多的講演式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