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評種

未徹底釋放的玩性

新評種:莊淑婉
卡到音即興樂團《食驗即興的味道》

或許可以減少因擔心過於各自神遊而彼此小心的狀態,增加整體遊藝感,如此可能使觀眾感受到團員們在舞臺上玩音樂、用音樂相談甚歡的感覺,甚至進而激發觀眾的玩心,感染到一股玩任何事物時會產生的興奮感。


新評種

與故人身影重合的戲台故事

新評種:許翔茵
古都掌中劇團《臺灣風雲錄-戰火波瀾》

當故人身影與戲台上搬演的故事重合,也使筆者深刻感覺到,即便物換星移,那些過去的沒有真正過去,無論是哪個時代,對土地、對人的一片深情,都能令人動容不已。


新評種

滋味有話要說

新評種:梁家綺
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日光,酸甜》

劇場中的滋味不必然需要鑽營於個人,食物本身也可以不為誰而服務。然而,在劇場中去凝視食物本身,而非以食物作為表演的道具、或召喚回憶的媒介,應可視同在觀演與物件的關係中開創另一條提供欣賞與思考的道路。


新評種

「人情•味」的雙重疊影

新評種:林慧真
秀琴歌劇團《府城的飯桌仔》

劇中透過角色之疊影連結現今與過往,年長、年少、年幼之林千鶴由三個演員分飾,並同時出現於舞台上,於此,各時期之回憶交疊於同一時空,層層疊疊的心境帶出縴蜷情感,藉由空間之濃縮與重疊,將人物情感串於一線。


新評種

在地化的再思考

新評種:林慧真
長義閣掌中劇團《諸羅風雲錄[一]忠義十九公》

長義閣因應外臺與劇場演出而調整情節與表演形式,適應了場地與觀眾的需求,卻也顯現出各自的優缺點,而外臺與劇場之間,是否只能在娛樂性與藝術性之間取捨呢?


新評種

瞳孔之下的群體焦慮

新評種:何玟珒
HPS舞蹈劇場《瞳孔下的灰白》

而從舞蹈動作來看,印象深刻的一幕為舞者排成一列,各自做出不同的舉動,但是其流露的情緒是一樣的,焦慮感彷彿是當代人們的共同疾患,情愛、疏離、霸權、認同影響了我們這個世代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