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評種

以傾聽打破瘖啞

新評種:黃資婷
畫人劇場《銀幕之人》

我們或許都不是了不起的大人,也曾被諸種框架束縛留下許多瘢痕,但傾聽可以打破瘖啞,若那些傷口癒合所留下的纖維組織,能成為日後踏上相同路徑之孩童們的保護網,減緩他們落地時承受之衝擊,便已足夠。


新評種

交響樂團與兒童觀眾的兩難

新評種:何玟珒
2018夏至藝術節《彼得與狼—TASO互動式親子音樂會》

這場以親子音樂會為名演出,音樂家似乎讓位給演員和觀眾。在這種模式所進行的音樂會,確實如它所喊出的口號一樣,將音樂會變得如遊樂場那般好玩,但是好玩之後,孩子對於交響樂的理解還剩下甚麼呢?


新評種

說與不說之間 ——淺談《台北男女》的語言意義

新評種:何玟珒
表演工作坊《台北男女》

我們處於多元文化並陳的消費時代,為了便於與人溝通、消弭差異和不與大眾主流文化脫節,我們共享了一種更淺白的說話方式,創造了更多流行語和雙關文字。但當我們越來越習慣使用眾多習語和「梗」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逐漸喪失思考語言背後之意義、其形成的文化脈絡的能力了呢?


新評種

一次視角轉換的驚奇

新評種:李欣恬
河床劇團《當我踏上月球》

「當我踏上月球」;這裡的「我」,指的是「誰」?是在舞台區演戲的演員們,還是在高台上看戲的你「我」?


新評種

該如何認識你

新評種:梁家綺
魅登峰劇團《相逢何必曾相識》

定目劇的製作類別與申請或許變成資源挹注的來源,成為這兩年魅登峰劇團能一年一聚,再創魅力舞台的繩索,尤其當魅登峰2000年自台南市文化基金會獨立之後,劇團如何尋求、運用資源,是可以關注的面向。


新評種

故事之內的故事——《向左走向右走》的文本互涉

新評種:何玟珒
2018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

文本互涉如傳遞鍊層層串接,無數文本建構出一本更巨大的文本供我們閱讀。這時不由得又想起〈一見鍾情〉的結尾:「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