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評種

找回失衡的權力關係:破除灰姑娘情節

新評種:簡韋樵
銀河谷音劇團《灰姑娘》

銀河谷音《灰姑娘》則站在另一角度處理性別,別於童話版本,破除女人對於渴望被拯救,嫁入豪門的虛榮,呼應當今女性獨立之面貌。


新評種

不可質疑你的大自然

新評種:劉悉達
故事工廠《偽婚男女》

結尾出現「是大自然使我們相愛」的旁白時,我非常震驚於本劇真的從頭到尾抱持的就只是這樣的論調:同性性行為是大自然的造化,而人類不該覺得驚訝。


新評種

眼中熱鬧的愛情之後? ——淺談《愛情哇沙米》中的舞台表演

新評種:何玟珒
春河劇團《愛情哇沙米》

個人覺得,劇情的結局就是在說,愛情不可能像電影,除非有一方或雙方死亡,使其留在回憶的絕美之境,否則愛情勢必是會變質的,婚姻不過是保鮮盒,自以為儲存愛情並拒絕承認變質。但這真的是愛情的唯一樣貌嗎?


新評種

瓦舍之夢為戲與?戲之夢為瓦舍與?

新評種:廖哲羚
相聲瓦舍《快了快了》

今瓦舍三十年大夢,在《快了快了》裡,留下了帶有迷茫色彩的虛實交錯,讓人不禁遙想接下來的瓦舍,將是恍若乍醒,還是繼續編織其盛流的華夢。


新評種

陰性表層的幻覺效應

新評種:黃資婷
河床劇團《當我踏上月球》

我們隨著導演對月球的想像,各自展開漫遊,緩慢移步到陰性的表層,錄像裝置將宇宙射線與聲波形象化,投影於潔如白紵的地板,觀者被捲入導演一手創造出來的狄拉克之海,迎接獨屬自己的內在風暴。


新評種

向鳥借鏡,現形展翅的天賦

新評種:簡韋樵
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展翅高飛——起飛吧!》

羽翼,是能夠翱翔蒼穹的器官,代表果敢冒險和堅毅的特質,自由的工具。只是沒有一雙華美翅膀、難以登天的鳥,在故事裡欲作為何種警示?